搜索

国际舆论关注“高加索火药桶”

发布时间: 2020-10-05 07:44:54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凡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凡桑报道】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纳卡)被称为高加索地区的火药桶,目前,“纳卡火药桶”正在持续爆炸,引起国际关注。

纳卡位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其重要特点是纳卡原为阿塞拜疆领土,但居民多为信奉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与主要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有历史、文化和宗教信仰方面的隔阂。苏联解体后,纳卡自行宣布独立,引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这两个前苏联成员之间的武装冲突,导致成千上万人丧生。

2020年9月27日,纳卡军事冲突再起,地区强国土耳其明确表示支持阿塞拜疆,勾起亚美尼亚人曾遭土耳其“种族灭绝”的痛苦记忆,曾经支持亚美尼亚的俄罗斯和普遍同情亚美尼亚的西方国家都对亚、阿冲突表示关切,愿意调停,但目前尚未出现紧张局势降温的迹象。

纳卡冲突折射出大国博弈的色彩,“高加索火药桶”将吸引国际舆论的持续关注。

10月4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遭到阿塞拜疆军队炮击,黑烟直冲云霄。许多国家呼吁停火,但纳卡军事冲突却愈演愈烈,导致双方伤亡惨重。(图片来源:法新社

纳卡冲突升级 炮火对准大城市

9月27日爆发的纳卡军事冲突规模超过了近年来不断升级的水平,双方动用了重炮、坦克、导弹、战斗机和军用无人飞机,据信已经导致包括平民和军人在内的数千人丧生。

据法新社和新华社报道,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两国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军事冲突4日进入第八天。当天,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遭到阿塞拜疆的炮击;与此同时,阿塞拜疆的第二大城市占贾也遭到炮击;双方军事冲突继续升级。

据法新社10月4日发自斯捷潘纳克特(Stepanakert)的消息,阿塞拜疆军方4日早晨再次对斯捷潘纳克特实施炮击,导致部分建筑燃起大火;炮击导致该市电力供应中断。针对斯捷潘纳克特的炮击始于10月2日,随后打击力度不断加强。

法新社在当地的记者说,周日上午炮击比前两天更加猛烈,当地不断拉响防空警报,市中心和城郊都在炮击范围内,城东北黑烟直冲云霄;市民只能寻找教堂等场所藏身。

据纳卡地方当局说,阿军使用了斯梅切火箭炮、波兰人火箭炮及军用无人机打击斯捷潘纳克特。

亚美尼亚国防部发言人霍维哈尼先指责说:“阿塞拜疆军队将炮火对准了平民。”阿塞拜疆方面则称亚美尼亚军方从斯捷潘纳克特向富祖利地区城镇发射火箭弹,阿方炮击斯捷潘纳克特系采取的报复性措施。

自称独立的纳卡总统哈卢提乌年(Araiyk Haroutiounian)4日宣称,为了回击阿方针对平民的打击,纳卡军开始打击位于冲突地区的阿塞拜疆“大城市内”的军事设施,呼吁那里的“平民立即撤离那些城市”。

此后不久,阿塞拜疆国防部宣布第二大城市“占贾(Gandja)遭到亚美尼亚军队的炮击”,并表示富祖利地区(Fizouli)的特代尔(Terter)和霍拉齐(Horadiz)等城镇也遭到了炮击。阿塞拜疆当局指责亚美尼亚军队实施了炮击,遭到对方否认。纳卡总统府发言人波哥先宣称是纳卡军轰炸了占贾,摧毁了当地的军用机场。他警告说:“这只是第一步。”

要停火,“必须撤出被占领土”

针对前方的战事,双方都自称是战场上的胜者。3日晚,纳卡自宣总统说,纳卡军“巩固了阵地,正在为进攻作准备”。

阿塞拜疆国防部则宣称,自9月27日发起攻势以来,阿军已经攻占了14个村镇以及战略高地穆罗夫达格(Mourovdag)。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IlhamAliev)3日晚发推欢呼,称阿军当天一鼓作气攻占了7个村镇。当天,阿利耶夫还强调指出,要停止军事冲突,亚美尼亚就必须从“被占领土撤军”。

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当天表示,亚美尼亚可能正面临其当代“历史上的最关键时刻”,他号召全民动员起来去“争取胜利”。

至于冲突导致的伤亡,双方均宣称消灭对方2000多军人,同时有大量平民伤亡,但外界难于核实确切的伤亡人数。

4日,纳卡地区冲突继续。图为当地弹痕累累的汽车。(图片来源:法新社)

高加索战场背后的大国博弈

纳卡战事再度爆发后,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国纷纷纷纷表示关注,呼吁停火。俄罗斯、土耳其、法国、伊朗、美国和中国以及欧盟、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均呼吁停止冲突、尽快恢复谈判。这次纳卡冲突还导致国际原油市场油价飙升。

埃尔多安:支持阿塞拜疆同胞

土耳其被视为地区强国,它全力支持阿塞拜疆的立场遭到法国等西方国家的批评。

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表示,要与针对亚美尼亚的占领展开斗争的阿塞拜疆人站在一起。

埃尔多安10月1日在大国民议会大会上致辞时表示:“从塞浦路斯和阿塞拜疆到巴尔干和北非的每一个地方,为兄弟同胞给与真诚支持的大国民议会,与我们的人民一起成为所有好友们的希望之光。”

埃尔多安指出:“我们和阿塞拜疆是一个民族两个国家。作为土耳其,我们将竭尽全力继续支持阿塞拜疆兄弟同胞。”他强调说,这个地区持久和平的途径是亚美尼亚撤出其所占领的每一寸领土。

埃尔多安表示,不顾一切坚持诽谤土耳其的努力也无法挽救亚美尼亚政府,并警告“那些支持这个流氓国家(亚美尼亚)的人,他们在人类共同的良心面前将被追究责任”。

据法新社报道,在2020年的冲突中,亚美尼亚外交部说,该国的俄制苏25战斗机在亚美尼亚领空被土耳其的美制F16战斗机击落。但土耳其方面否认这一说法。

法国抨击土耳其 愿意出面调停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也高调介入这一冲突,公开批评土耳其发表“好战”言论“鼓励阿塞拜疆重新征服纳卡”,是不负责任和危险的行为。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10月1日警告阿塞拜疆及亚美尼亚不要让冲突“失控”、升级。在这场冲突中,阿塞拜疆得到土耳其明确的支持,法国则警告外部势力干预这一地区冲突;巴黎公开谴责伊斯兰圣战分子从叙利亚前往纳卡支援阿塞拜疆军队,外界同时指出,法国所指的外部势力正是土耳其,首先是因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直接谴责亚美尼亚政府挑起争端并要求亚美尼亚撤军,其次是亚美尼亚当局指责土耳其军队在纳卡直接介入军事冲突;另外,最新消息称,从叙利亚前往纳卡助战的亲土耳其武装,其中至少已有64人阵亡。土耳其政府则否认军事介入纳卡冲突。

不过,马克龙并不满足于指责土耳其的角色,他要显示法国的大国担当,充当平息地区冲突的调停人。10月2日,马克龙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领导人通电话,讨论纳卡地区局势,再次呼吁停火。亚美尼亚当即作出回应,表示愿意讨论在纳卡地区停火,但阿塞拜疆并不买帐,坚持要亚美尼亚先撤出“被占领土”再谈停火。

法新社援引爱丽舍宫消息报道说,马克龙周五与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及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通电话,讨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局势。马克龙表示,向双方提出了一个新方案,在调停小组框架下重启谈判。他重申法国、俄罗斯和美国愿意共同主持解决冲突的明斯克集团,三方于10月1日发出联合声明,呼吁立即停火,恢复谈判。马克龙表示相关工作于10月2日展开。

俄国、伊朗无意坐视

另一个接壤的地区大国伊朗与阿亚两国在历史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伊朗与土耳其虽然都属伊斯兰世界,但在纳卡问题上分歧明显,伊朗被指向亚美尼亚运送武器,而试图介入调停的伊朗则否认这类指责。

战略分析人士指出,俄罗斯作为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不会坐视被其视为后院的纳卡地区的冲突失控,尤其是纳卡问题关系到俄罗斯南部高加索地区的安全问题,处理不好可能刺激这一地区的民族宗教矛盾,影响其战略利益。

“一带一路”带动地区发展

作为古代丝绸之路在西亚的重要节点,这条通道可以避开中东和俄国另两条连接欧洲和亚洲的陆地道路,直接连接中国西部新疆等地,吸引着北京的目光。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都是积极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争相吸引中国投资。

据BBC报道,中国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都在“一带一路”上展开了广泛的合作。中国发出的国际火车2015年就试运行开到了阿塞拜疆首都巴库。2020年疫情前,北京、深圳、乌鲁木齐都开通了巴库的航空线路。两国政治和经济关系一直顺利发展。阿塞拜疆促进本国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对接,以打通可以直接来自中国上下分别连接亚欧的里海国际运输通道。今年的新冠疫情也没有阻挡中欧班列从中国东部开到阿塞拜疆。

作为内陆国家,亚美尼亚也希望借打通欧亚陆路交通改变其相对不利的经济环境,积极推动“南北交通走廊”项目,把地理位置的劣势扭转为优势。“一带一路”让亚中两国双边贸易额从建交之初仅几十万美元迅速提升到2019年的7.5亿美元。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亚美尼亚第2大贸易伙伴,仅次亚美尼亚的战略盟国俄国。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的专家马尔科多诺夫认为,南高加索不仅在经济上对中国很重要。对中国而言,面对新疆地区激进伊斯兰现象,如何加强与毗邻中东的高加索地区的联系具有重要意义;而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来说,它们对中国的期望也不会仅限于经济和投资。

分析人士认为,在纳卡问题上北京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谈到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冲突时表示:“中方认为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符合包括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内的各方利益,我们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和克制,采取措施,避免局势进一步的升级,通过政治对话化解矛盾分歧。”

10月4日,亚美尼亚民众在首都埃里温(Yerevan)举行示威,抗议阿塞拜疆军队进攻纳卡。(图片来源:法新社)

纳卡冲突:地缘政治与历史情仇

虽然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可能就停火达成协议,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争议涉及的主要问题,一个重要原因是,高加索地区这两个小国发生的冲突不仅源于历史与文化上的分歧甚至对立,它还牵涉到诸多强国的利益,而化解历史纠纷、平衡各方利益绝非易事。

民族矛盾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位于欧洲东南部高加索山脉,是连接亚欧与中东交通要道的咽喉之地,这一地区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几个世纪来,该地区一直由包括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在内的不同势力主导。

亚阿两国曾经都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亚美尼亚主要人口信仰基督教,而阿塞拜疆主要人口则是穆斯林。两国早在苏联时期就争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纳卡)。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但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在古代,纳卡地区曾出现过独立王国,但一直受到包括波斯帝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等周边大国影响,近代被沙皇俄国吞并。苏联时期,斯大林将以亚美尼亚人为主的纳卡划给阿塞拜疆,埋下冲突的根源。

上世纪80年代,随着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纳卡(当时是个自治州)投票决定成为亚美尼亚的一部分,引发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冲突,并在苏联解体后升级持续多年的战争,在大国斡旋下,1994年双方停火。

自那时以来,纳卡地区虽然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却一直由亚美尼亚政府支持的分离主义亚美尼亚族人控制。几十年来两国在国际大国的调解下多次谈判,但从未缔结和平条约。

大国博弈

据BBC报道,欧洲和亚洲之间的能源运输和货物陆地上有三打道路:伊朗,俄罗斯或阿塞拜疆(涉及有争议的纳卡地区)。在更久远的时代,古代丝绸之路在西亚需要从此经过。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曾发表题目为《为什么西方需要阿塞拜疆》的文章称,由于西方、莫斯科和德黑兰之间的关系被彻底破坏,使得上千亿美元的贸易仅剩了一条可行的通道:通过小小的里海国家阿塞拜疆。

欧亚大陆心脏地带的里海地区密布着与欧洲和国际能源市场相连接的主要石油和天然气管线,离纳卡地区非常近。此外,通过这一地区的公路、铁路、空中航线与地面交通光缆都让列强关注这个地区的战略格局。美军和北约部队在阿富汗战争期间曾一度有1/3的燃料和后勤都选择走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路线,避开对俄罗斯和巴基斯坦的依赖。

1992年,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组织前身)成立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由俄美法三国为共同主席,调解纳卡冲突。虽然1994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大国调停下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双方武装冲突时有发生。

历史情仇

地缘政治和历史情仇使冲突更加复杂。比邻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和盛产石油的阿塞拜疆都是穆斯林为主的国家,并且有相同的文化渊源,两国关系密切;而土耳其与亚美尼亚则有历史冤仇,没有官方关系,所以土耳其一直在纳卡冲突中支持阿塞拜疆。

与此同时,尽管俄罗斯与阿塞拜疆也有着良好的关系,但它却是亚美尼亚的盟国,在亚美尼亚设有军事基地,布有5000精兵强将,随时准备应对这一地区可能出现的不测风云。

(编辑:季节)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