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冲击 法国添百万穷人

发布时间: 2020-10-08 23:29:45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凡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凡桑报道】据法国多家慈善机构介绍,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许多本来能够自食其力的人突然陷入困境,估计今年法国贫困人口至少增加100万人,新的贫困大军中有大学生,临时工,工匠……在巨富阶层并未受疫情影响、财产仍在不断创新高之时,富裕如法国居然平添逾百万穷人甚至饥民,让各界人士感到担忧,纷纷向政府发出呼吁:抗疫重振计划切莫忽略贫困现象,加强扶贫政策刻不容缓。

4月3日,天主教救援会在图卢兹分发食品。 (法新社图)

【法国贫困化加速触目惊心】

据法国统经所提供的数据,2018年法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约930万,占总人口的14.8%;法国的贫困标准是每个消费个体(计算收入的方式,以成年个体为单位,14到18岁为0.5单位,14岁以下为0.3单位)每月收入不超过1063欧元。据《世界报》10月6日报道,来自慈善机构的信息显示,今年因新冠危机而陷入贫困的法国人估计将达上百万。

据法新社报道,10月2日,法国总理卡斯泰首次接见了皮埃尔长老基金会、世界医生组织、天主教救援会等慈善机构的十位代表,讨论疫情下的贫困现象。代表们向总理提出了提高福利补助、将最低收入保障金领取年龄降到18岁等要求。“警报”联合会(Alerte)会长德维(Christophe Devys)披露说:“对我们反映的情况,总理表示关心。下一次会议定在10月17日。”那是国际减贫日,一个有象征意义的日子。德维指望到时候政府能宣布新的扶贫措施。

团结参与者联合会(FAS)秘书长盖根(Florent Guéguen)认为:“考虑到今年就业岗位减少80万这一事实,增添百万穷人恐怕只是最低估计。”确实,根据法国央行的预测,2020年失业率将重返10%以上,2021年首季就将达到11%。从目前情况来看,法国各地的指标都很糟糕。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央行10月7日推出的最新预测称法国经济复苏缺乏动力,复苏的速度可能低于此前的展望。果真如此,就业前景必然受到影响,并引发经济和社会的连锁反应,加强扶贫措施刻不容缓。

需要食品救济人数激增30%

这一危机最让人触目惊心的现象是需要食品救济人数激增。据设有5400个救济点的法国食品救济联合会(FFBA)提供的数据,其救济品分发量自疫情暴发以来增加了25%;总会会长尚皮耶女士(Laurence Champier)披露说:“8月和9月增加势头不减,我们只能拿出长期备用物资应对。”

团结和卫生事务部长韦朗9月8日曾估计,法国可能有800万人需要食品救济;考虑到去年约550万人领取这类救济,疫情危机冲击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救济现场的情况确实证明了这一现象。10月1日,位于里昂第7区的亨利谷爱心餐厅挤满了冒雨前来领取食品救济的人。34岁的法律专业硕士生雷娜塔领到了一个星期的基本食品,有鸡蛋,米面,牛奶等等。她抱歉地表示:“大概能吃几天,我自己还会去买一点作为补充。”这个巴西大学生来法国进修是为了能在巴西获得文凭。她既没有福利补助也没有助学金,晚上去做护工,收入主要用来付房租和各类杂费,剩不了多少钱买吃的。46岁的胡安自我介绍说,他有两个 孩子,6个月来每周都来领取蔬菜和罐头食品:“我被莫名其妙地解雇了,没有失业救济金,一直在等法庭的答复。”

3月26日,慈善组织爱心餐厅在奥尔良附近分发食品。工作人员表示,因新冠疫情引发的危机导致许多人陷入贫困,需要救济的人群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 (法新社图)

据介绍,开在里昂市区的这家爱心餐厅今年3月接待的贫困家庭有330户,到了9月来救助的家庭增加到428户。与此同时,来救助的个体从391人增加到1106人。贴在餐厅墙上的统计表呈直线上升趋势,以直观的形式显示贫困化现象。位于里昂第2区佩拉什的爱心餐厅也面临同样的情况,77岁的志工谢佛歇女士说:“自3月份封城以来,到这里来的人越来越年轻,有许多是学生,还有不少是找不到工作的学徒,这些人原本都不来领取救济食品。”

据平民救援会(Secours populaire)罗讷省分会提供的数据,今年3月以来食品救济申请增加了45%;全国平均数据也差不多。省分会负责人道罗(Sébastien Thollot)说:“我们看到许多新面孔,有个体户,也有工匠,有些人因为一些突然的变故,比如需要支付家人丧葬费,就此陷入贫困。”

在今年3月封城之前,食品救济联合会罗讷河口省分会每周一般分发50吨食品,现在每周分发量增加了一倍,相当于20万份套餐。位于马赛北区圣女玛特区的麦当劳成了食品救济站。那家店近几个月来一直被工会占领,工会负责人盖马里介绍说:“我们每周在这里分发700份食品救济,还为行动困难的人提供上门服务,每周外送食品近170次。我们自己开玩笑说,这叫团结‘优步’。来排队领取救济的人,有些我认识,原来都有工作,收入还算稳定,现在只能来领救济食品了。”

“低保”申请人增加了10%

贫困化的另一个迹象是积极互助收入(RSA,相当于26岁以上就业年龄人口的最低保障金,理论上需要承担一定的社区服务作为领取福利的条件)申请人在全国范围内平均增加了10%。这类福利由省级机构负责发放;省议会全国代表大会以15个省份为对象的调查报告揭示,今年8月申请积极互助收入的人同比增加了9.2%,而且这是普遍现象,无论大城市还是小城市,村镇还是农村,申请人数都大幅增加。

巴黎北郊的塞纳-圣德尼省(93省)今年6月申请补助人数同比增加了4.7%,这是自2014年以来最大的增幅。如果这一趋势延续的话,到今年年底,93省申领这类补助的人将从今年3月的8.5万人上升到9万人,省级财政将不堪重负。目前,93省为此支出5.32亿欧元,除了国家承担的部分外,地方上要支出2.07亿。

申请增幅最大的是卢瓦-歇尔省(Loir-et-Cher),今年8月同比增幅达14%;相邻的歇尔省增幅为7.5%,调查显示新近加入申请福利行列的主要是年轻夫妇,其中不少人是因为工作合同到期后未能续签。

位于巴黎南郊的马恩河谷省(94省)就业形势也异常严峻,当地的奥利机场停运导致相关的商业和保安人员失业,全国最大的食品批发市场朗吉斯(Rungis)也因餐饮业受到疫情危机冲击而成为重灾户,导致大批人员失业。94省负责社会事务部主任布雷布瓦(Christophe Blesbois)说:“失业率上升了10%,2月到6月之间,申请材料增加了5000份,这个趋势到9月份仍在延续;为此,到年底我们将比去年多支出2000万欧元;由于房地产交易税之类收入减少,明年的财政收支问题令人担忧。”

年轻人应该有权获得“低保”

长期以来,法国许多扶贫组织一直要求将可以领取积极互助收入的年龄从25岁降到18岁,新冠危机爆发之后,这一诉求得到了广泛的呼应。盖根指出:“危机爆发后,政府在紧急援助、食品救济、住房补贴等领域都采取了迅速的行动,对慈善组织的许多诉求都表现出关注,但在提高积极互助收入补助标准并向年轻人网开一面问题上,似乎毫无商量的余地。”

天主教救援会会长费耶女士(Véronique Fayet):“应该信任年轻人,不要一提到任何补助就提出许多条件。切断生存所需、让人处于不安全境地,这属于体制虐待。”

据法新社报道,上述诉求得到了新的有力的呼应。法国第一大工会劳工民主联合会(CFDT)总书记贝尔热(Laurent Berger)10月8日接受采访时呼吁政府将积极互助收入标准调高100欧元,并将有权领取这一补助的年龄下调,使25岁以下的青年的生活能够得到基本保障。他认为,目前“低保”收入每月为550欧元(25岁以上单身成人为564.78欧元),很难说是最低保障,至少应该将低保提到最低工资的60%,也就是说调高100欧元。

福利房欠房租现象严重

新冠疫情导致的危机曾引发严重的欠房租现象,尤其是在福利房领域;不过,这一现象在5月11日全面封城措施解禁之后开始缓解。据法国福利房管理部门披露的数据,截止今年9月,因春季突然出现的欠房租现象,房租欠收约1亿欧元(福利房租总额约200亿欧元)。93省福利房管理机构称,今年4月欠房租比例激增到18%,但到了9月,欠租比例回落到11.8%,相当于危机前的水平;约2500户平均欠500欧元房租。为了纾困,93省从住房团结基金中特别支出了救急补助,约1000户平均可获480欧元房补。

巴黎福利房管理机构(Paris Habitat)负责管理12.5万套社会福利房,在封城期间巴黎福利房欠租率达7.6%,略高于平时;其结果是巴黎福利房机构房租收入少了4700万欧元(年收入总额约为6.2亿欧元)。福利房管理机构主任多凡(Stéphane Dauphin)在危机情况下发生的欠租大多情有可原:“大约有5000到6000新租户对应急机制和延期付款机制不了解,而相关公共服务部门必须预约才能提供服务,有些人则因为低保申请手续缓慢、居留无法延续或领不到退休金等种种障碍而付不了房租。”

【政府承诺尽快推出扶贫战略“二期工程”】

据法新社报道,总理10月2日承诺半个月内会推出扶贫战略“二期工程”计划,加大扶持贫困阶层的力度。

近年来,法国的经济、社会面貌令人不安。自2018年9月13日爆发黄马甲风潮、马克龙承诺推出扶贫规划以来,贫困阶层的生活并未真正改善,雪上加霜的是,新冠疫情让更多的人陷入贫困。

卡斯泰总理表示形势确实异常严峻,政府正在征求各界意见,会尽快推出新的扶贫计划。

3月26日,慈善组织爱心餐厅在奥尔良分发食品。10月2日多家慈善机构的代表向总理卡斯泰重申了他们的紧急诉求,强调迄今为止的扶贫措施远远不足以解决贫困化加速问题。政府承诺将推出扶贫战略“二期工程”,加大扶贫力度。(法新社图)

慈善机构的代表提出了一系列诉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调高各类补助(包括积极互助收入、残疾人补助老年低保等),以及将积极互助收入(又称“低保”)的申领年龄从25岁降低到18岁,使年轻人获得生存的基本保障。慈善机构代表重申了“紧急诉求”,要求政府尽快回应。

政府解释说,此前已经推出了针对最贫困家庭的补助,贫困学生获得了开学补助,此外,国家还特别拨款9400万欧元用于食品补贴。

此外,政府还承诺将推出10亿欧元预算用于“社会经济”领域,它包括各类协会、互助医保、合作社及从事公益事业的企业。慈善界代表认为,作为一项多年计划,这样的预算并不能满足社会的实际需要。

慈善机构代表表示并不否认政府的作为,但法国约5%到7%的人属于赤贫阶层,事实上迄今为止的扶贫措施并未真正惠及这一群体,政府推出的重振措施也没有顾及这部分人。

除了慈善机构外,工会也开始投入扶贫争议。法国最大工会劳工民主联合会总书记贝尔热认为,政府推出的千亿欧元重振计划只有8000万涉及扶贫领域,这是远远不够的。在“低保”问题上,他跟慈善机构的看法一同,主张调高“低保”,并使年满18岁的青年有权获得最低生活保障。

慈善机构代表主张将法国现有的多种补助统一为全民低保,目前政府未就这一诉求作出回应。慈善界人士对统一低保的前景并不乐观,认为政府并未真正考虑相关计划。

面对疫情危机,贫困化加速现象成为法国社会聚焦的大问题,政府承诺的扶贫战略“二期工程”也备受期待。

(编辑 :夏雨)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