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贸博弈 美加墨各亮底牌

发布时间: 2017-09-06 05:04:5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李晓喻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晓喻报道】继8月16日至20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更新北美自贸协定(NAFTA)首轮谈判后,第二轮谈判于9月1日至5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启动。按照计划,第三轮谈判将于9月底在加拿大进行,第四轮将于10月回到美国举行。

谈判最终结果会像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的“使三国更加强大和繁荣”吗?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考虑到美加墨三方在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等方面存在显著分歧,2017年内完成重新谈判的目标恐难以实现。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东艳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 白明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杰弗里·肖特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加里霍夫鲍尔

更新北美自贸协定第二轮谈判9月1日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启动。图为车辆准备经过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市的大使桥开往美国。(图片来源:新华社)

执意追求“美国优先” 特朗普贸易逻辑或致NAFTA降级

特朗普对NAFTA不满意不是一天两天了。

还是总统候选人时,特朗普就声称如果能入主白宫,他将重新协商NAFTA,使其更有利于美国。在他看来,这个自1994年起生效的贸易协定损害了美国的制造业,造成大量工作岗位流失。美国要么退出该协定,要么就协定内容重新谈判。

据美国媒体报道,当选总统后特朗普曾考虑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NAFTA。但白宫团队经过研判后认定,重新谈判是最佳选择。

2017年4月,特朗普分别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墨西哥总统培尼亚通电话,三方均同意尽快启动内部程序,重新就该协定的内容进行谈判。

从数据上看,在美、加、墨三国相互贸易额整体扩大情况下,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逆差确实在增加。2016年,美国对加拿大贸易逆差接近110亿美元,对墨西哥逆差超过600亿美元。

但美国真是NAFTA的输家吗?分析人士认为不见得。

毕竟,看输赢不能只盯着某个行业、某个群体,而要着眼全局。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东艳的话说,“计算一个国家从国际贸易中获得多少福利的方法,和特朗普家族商业集团的资产损益表有明显的区别”,特朗普仅仅强调自由贸易协定对低技术制造业带来的冲击,却回避了贸易协定对消费者福利的提升,以及促进高端制造业、服务业发展的积极作用。

东艳称,短期内贸易会使某些美国企业遭受外国进口商品的冲击,但从长期来看,贸易开放会促进总体经济效率提升,带动产业升级和经济增长。如果仅仅盯着某些产业、某些企业的诉求,而对大部分企业、民众的利益视而不见,“显然是片面的”。

看输赢也不能只算小账、经济账,还要算大账、政治账。

如今,区域自由贸易协定正在深入推进,成为各方争夺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权的抓手。20多年前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竞争条款、工业标准条款、知识产权条款、环境条款等纳入双边FTA,相当于确立了美国高标准FTA“1.0版”的模板。

既然美国实际上并没输,特朗普为何还执意要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之所以表现出强烈保护主义倾向,系国际贸易与投资带来的好处并非平均分配,而国家间的贸易投资协定正是造成利益分配不均的一大根源。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完全服务于‘美国优先’,是先考虑分割蛋糕的对抗博弈,而不是先共同把蛋糕做大的合作博弈”,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说,此举旨在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夯实特朗普的执政基础。

东艳的同事苏庆义分析称,美国新贸易政策的目的很明确,即提升美国经济实力,具体表现是创造更多的就业、让制造业回流等。“特朗普认为,通过签署或重新谈判对美国更为有利的贸易协定、提升进口关税等手段可以达到这一目的。”

也就是说,重谈NAFTA只是手段,特朗普的真正目的在于按照他认可的方式实现他心目中的公平贸易:购买美国货,雇佣美国人。

但这种做法恰恰会导致更多不公平。在白明看来,沿着特朗普这种贸易政策逻辑谈判的北美自贸协定,不可能如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那样,是一个旨在谋求更高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更好挖掘双边贸易潜力的自贸协定,而将是“降级版”,意在收回美国此前给予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红利,将美国国家利益凌驾于其他两国利益之上。“这会缩小各方合作范围,使贸易更加不公平。”

“三国杀”开场 加墨各怀心思欲讨价还价

眼下,美加墨“三国杀”已经开场。三方技术谈判组将就市场准入、原产地规则、争端解决、电子商务、人员流动、中小企业等30个议题进行讨论。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谈判目标报告,扩大美国制造业、农业与服务业在墨西哥、加拿大的市场准入,减少贸易逆差是美方重谈北美自贸协定的优先目标。其他目标还包括在协定中增加数字经济章节、增强劳工和环境保护条款以及修改原产地规则等。

白明表示,美国除希望减少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贸易赤字,还希望堵住第三国利用墨西哥作为跳板,规避美国壁垒进入美国市场的政策漏洞。

墨西哥在其签署的双边自贸协定中规定,任何外资企业只要在墨西哥从事生产加工,并拿到墨西哥颁发的原产地证明,就能以零关税方式向美国等40多个国家出口。

美国准备分走更多蛋糕,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各有各的算盘。

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称,避免任何缔约国重拾贸易保护主义是加拿大在谈判中的第一大关切。此外,加拿大还希望新版贸易协定能平衡企业利益和政府公共政策的冲突,避免政府以所谓“公共利益”的名义制定伤害企业利益的政策;希望对原版协定中的争端解决机制进行改革,而非美国所主张的彻底取消。

弗里兰并表示,加拿大将致力于取消繁文缛节、统一法律法规,以便利跨境投资,建立更自由的政府采购市场。加拿大希望确保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仅在真正需要的情况下使用。

对于可能发生的冲突,加拿大似乎也做好了软硬两手准备。

“我们会带着善意参加谈判,运用加拿大独特的能力和意愿,寻求妥协,找到双赢的解决方法。但我们致力达成的是一个好协议,而不是随便什么协议。这是我们的底线”,弗里兰说,如果三方未能就争端解决机制达成一致,加拿大有可能退出协议。

相比加拿大,墨西哥态度更加强硬。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方索·瓜哈尔多向当地媒体表示,无法接受美国对墨西哥进口商品征收35%的关税。他声称,如果美方这么做,墨西哥也将以同样的方式反击。

瓜哈尔多表示,墨西哥对谈判过程存在一些担忧,包括产业贸易保护措施等内容。他说,采取包括重新引进关税政策等在内的贸易保护措施,就像“打开潘多拉魔盒”,不仅将影响墨西哥出口商,也将损害美国出口商利益,最终破坏贸易开放进程。他表示,墨西哥正在寻求同巴西和阿根廷等国家的农业供应商合作,进而强化墨西哥的谈判立场。

加拿大、墨西哥之所以态度不一,原因在于和美国的贸易往来关系不同。如白明所言,美加和美墨经贸合作关系“不可同日而语”。加拿大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加美双边贸易额占加拿大对外贸易总额约2/3。用弗里兰的话说,加美经贸关系是“平衡、共赢”的关系。

北美自贸协定首轮重谈启动当天,数千名墨西哥农民、学生等游行抗议,高喊“自贸协定伤害你,墨西哥不要协定”等口号。 图为一名农民在墨西哥城圣佩德罗阿托克潘的玉米地内除杂草。(图片来源:新华社)

目标太多工程太大 谈判难在今年收场

重新谈判一个已经实施了20多年的自贸协定必然是艰难的。

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肖特认为,政府采购规定、原产地规则和争端解决机制是谈判的难点。

他指出,美国政府希望大幅改变北美自贸协定中现有的争端解决机制,但加拿大和墨西哥政府极力反对,这可能成为三方谈判中的首个矛盾爆发点。此外,美国还希望彻底取消争端解决机制,以避免加墨两国通过该机制对美国贸易保护措施进行反制。在这一点上,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同样存在显著分歧。

在“引爆点”众多的情况下,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最终会如何收场?

第一种结局,是加拿大和墨西哥完全屈从美国的要求。“这是最不可能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加里霍夫鲍尔说,考虑到墨西哥2018年将进行总统大选,为赢得民心,目前风头最劲的竞选者洛佩斯攠夫拉多尔不会对美国言听计从。如果这样做,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将失去党内对他的支持。

第二种结局,是美国迫于加墨两国的强烈反对,放弃对缩减贸易逆差的要求,转而聚焦修改环境和劳工保护条款,并同意进行更自由的数字贸易和服务贸易。

第三种结局,是三方谈判陷入僵局,NAFTA停滞。加里霍夫鲍尔称,这样一来,供应链将被破坏,三国间跨境投资也会下降。所有依赖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进出口贸易的公司都会遭到损害。美国对墨西哥的投资将面临风险,墨西哥与美国在毒品、移民、安全等方面的合作也会受损。相比之下,加拿大还可以依靠加美自贸协定,但加美自贸协定可能被终止的担忧会影响投资。

第四种结局,是在某些特定产品上做出让步,比如墨西哥同意进口更多美国天然气,加拿大同意在奶制品方面减少限制。

在加里霍夫鲍尔看来,这是最有可能的。“这样的话,各方都是政治上的赢家,而不会有实质性的利益受损。”

但不管哪种结局,“2017年内达成高质量自贸协定”的目标恐怕都难以实现。用杰弗里·肖特的话说,这是因为特朗普“目标定得太高,工程太大”,除非三国缩小谈判范围,只在部分议题内谈判,再把谈判成果作为第一阶段成果,“那(在2017年内完成谈判)还是有可能的”。但即使这样,特朗普也无法兑现自己大部分目标。

链接:美韩自贸协定也要有动作?特朗普:记得很牢

美国《华盛顿邮报》9月2日披露,特朗普已经要求政府官员为退出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做准备。

新华社报道,多名美方知情人士透露,白宫为退出这一协定已经做了“长时间”准备,正式退出程序可能最快一周内启动。不过特朗普最终也可能决定暂时不退出,而是与韩方谈判以修改协议条款。

特朗普2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视察灾区时,被问及他是否正在与官员讨论美韩自贸协定事宜以及是否下周会有所动作。他回答:“这件事我记得很牢。”

韩国是美国第六大贸易伙伴,美国是韩国第二大贸易伙伴。韩美自贸协定2012年协定生效。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7月说,美韩自贸协定生效以来,美国对韩国的商品贸易逆差翻番,从132亿美元升至276亿美元。

韩国方面则强调,虽然美方在商品贸易方面为逆差,但是在服务贸易上却是顺差,且从2011年的大约110亿美元上升至2016年的141亿美元。

《华盛顿邮报》报道,多名美国高级官员反对退出美韩自贸协定,他们正努力劝服特朗普。他们认为,这样做将损害美国经济以及与重要盟友韩国的关系。

(编辑:木槿)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