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主导亚洲下个10年?

发布时间: 2019-06-04 04:15:00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李晓喻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李晓喻北京报道】全球经济增长前景趋于晦暗之际,南亚似乎却在“逆势上扬”。世界银行预计,得益于投资走强和消费旺盛,南亚2019年经济有望增长7.1%,其中印度增速或将上升至7.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2019年经济增速将超7%的经济体仅有三个,其中两个都是南亚国家。

南亚经济为何被看好?这个过去相对“低调”的区域会成为亚洲经济的新引擎吗?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们认为,南亚经济向好得益于改善营商环境、低油价、基础设施投资增加等多方面原因,但今后要长期健康发展还需要克服几大难关。

做客本期欧时经济茶座的专家: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 张家栋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魏李萍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研究室主任 徐秀军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刘小雪

图为在印度孟买,中印双方工作人员在孟买地铁一号线车辆段工作。该线路每天客运量约为40万人次,还设有女性专用车厢。(图片来源:新华社)

改革+国际环境=南亚经济“密码”?

实际上,南亚经济被寄予厚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2010年全球还未走出金融危机泥潭时,世界银行就发布报告对南亚经济前景表示乐观,此后又连续多年对南亚经济做出“增长强劲”预估。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印度在南亚地区举足轻重,南亚经济之所以被看好与印度近年来经济形势向好直接相关。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称,自2014年到2018年,印度经济年平均增长率高达7.2%,其他主要经济指标也比较好。例如在2018年,印度贸易赤字占GDP比重为7.6%,虽高于前两个年度,但仍然低于2012年时的10.41%;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为3.31%,比2012年时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通货膨胀率仅为2.63%,大约相当于2012年的1/5。而高增长、低通胀,无疑是经济运行的理想状态。

张家栋认为,印度经济向好得益于两方面因素。

一是推行改革。印度总理莫迪上任以来,在加大对外开放、放松管制上推出了一系列改革,包括努力调整联邦政府的机构设置与运行机制,提高行政效率与施政能力;制定并实施“印度制造”、“数字印度”、“清洁印度”等发展规划等。

在改善营商环境方面,印度废除了外国投资促进委员会,除了较为敏感的航天、国防和媒体行业外,超过20个行业允许100%外商直接投资。

此外,印度还推行了商品和服务税改革,降低商品交易成本和流通成本,减轻企业税负。

这些改革举措成效逐渐显现。据世界银行报告,2018年印度全球营商环境排名上升了23位,在190个国家中位居第77。

二是国际经济环境较为有利,特别是石油价格低迷,让印度有了更多经济自由。张家栋称,在印度国大党执政期间(2009年至2014年),国际平均油价为每桶96美元,甚至一度超过100美元,导致印度贸易赤字扩大、卢比贬值,民众非常不满。但在人民党执政期间,国际平均油价只有每桶61美元,印度石油进口支出节省了1/3左右,这让莫迪政府有条件在财政扩张的同时维持低通货膨胀率。

南亚经济被看好的另一个理由,在于该区域基础设施投资整体增加,外商投资流入强劲。

近年来,南亚不少国家都在大力弥补基础设施短板。据国际水电协会(IHA)报告,巴基斯坦2018年新增水电装机容量达2487兆瓦,仅次于中国和巴西,位居全球第三;孟加拉电力覆盖率已达93%,而2009年仅为47%。

图为在菲律宾马尼拉一家商场,消费者使用GCash电子支付系统付款。与阿里巴巴合作的GCash被称作“菲律宾版支付宝”。(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中美经贸摩擦升级背景下,一些跨国企业开始将生产环节向南亚转移,以规避关税风险。这也给了南亚国家新的发展机会。

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泽田康幸近日称,如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近一两年内孟加拉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约0.19%,该国服装、纺织品、信息技术和农产品等商品出口量有望进一步增长。孟加拉商务部长蒂普·蒙什表示,该国生产商近期已因中美贸易摩擦获得了更多订单。

想当“火车头” 南亚要闯五道关

不过,从长远来看,南亚要真正成为亚洲经济增长引擎,还需“过五关斩六将”。

第一关:制造关

制造业是一国经济竞争力的基石,而南亚地区制造业一直较为薄弱。以印度为例,古智库高级研究员魏李萍称,印度重服务、轻制造的既有经济结构一时难以改变,在能源、道路、铁路、公路、港口和通信等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政府干预和管制仍然繁多,行政管理效率也相对低下,导致制造业长期徘徊不前。

第二关:劳动力关

相比其他地区,南亚发展经济的一大优势在于劳动力人口多。但实际上,这一优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突出。

魏李萍表示,从数字上看,印度35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65%以上,而且工资水平相对较低,乍一看人力成本似乎很低。但在工作质量和效率方面,“往往三个印度员工才能比得上一个中国员工”,在效率工资上并不划算。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研究室主任徐秀军称,印度一些低端就业人口占比较大,随着经济进一步发展,对人口素质的要求将越来越高,但年轻人教育水平的提升却跟不上这一形势。

张家栋表示,印度虽然推行免费的基础教育,但识字率只有71%左右,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同时,印度人口过于年轻,要想把人口数量优势转化为劳动力红利,还需要相当大的教育投入。

第三关:农业关

农业是南亚经济的一大软肋。特别是受极端天气频发影响,南亚地区农业正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

在孟加拉,受自然灾害和政府补贴落实不到位影响,该国水稻、小麦、蔬菜等主要农作物产量正在下降。

在印度,尽管农产品产量不断上升,但价格低迷,2019年以来更是跌至20年新低,导致农民可支配收入持续减少。因食品价格低迷,而非食品领域通货膨胀率走高,“事实上构成了其他行业对农业的剥夺”,张家栋说。

“农业问题是印度长期存在的老问题”,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表示,不管是谷贱伤农还是雨量造成的农业减产,都会导致农民收入下降,进而影响整个经济。

第四关:改革关

南亚地区经济发展面临不少结构性障碍。例如,政治制度和经济社会文化背景不适应;征地低效;环保与劳工权利保护和发展之间存在紧张关系;金融行业脆弱性明显等。

这些障碍不仅延缓了经济发展速度,也增加了企业的投资成本。未来如何通过深化改革减少经济发展阻力,对南亚各国是重大考验。

世界银行此前发布报告称,南亚地区经济面临的预期风险主要为内部风险。如果结构性改革进程受挫,将导致生产率增长降低,阻碍融入全球价值链,损害营商环境,减少投资和外国资本流入。

第五关:平衡关

南亚区域内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差异明显,除印度外其他国家都相对较弱。

据世界银行预计,今年南亚地区除印度经济增速有望上升至7.3%外,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泊尔等国经济增长都会放缓。

虽然2018年在孟加拉投资的日企超过269家,但不少企业因频繁自然灾害放慢扩张。图为近日登陆该国的热带气旋造成损失(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东亚奇迹”到“南亚速度” 亚洲经济为何常青?

细看南亚和东亚经济发展道路,有相似之处,也有诸多不同。相同点在于都有人口优势,不同点则在于,与东亚相比,南亚国家全球经济融入度较低,受到负面外部冲击的影响较小。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十几年来,全球经济最具活力、最有增长希望的地区一直在亚洲。从昔日“东亚奇迹”到今天“南亚速度”,亚洲经济为何成为“常青树”?

日本央行前副行长中曾宏认为,亚洲经济之所以会有如此亮眼的表现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得益于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增长模式。因为亚洲依赖矿产资源的国家很少,石油等资源类大宗商品出口较少,大部分国家经济增长模式以制造业开发为主。而与其他产业相比,制造业的生产效率增长更快。

另一方面,从上世纪50年代的日本开始,亚洲出现了经济增长连锁效应,即一个国家增长减退后,会出现另一个高速增长的国家。这主要是因为各国适龄劳动人口数量和年龄构成不同。目前,亚洲整体处于适龄劳动人口比例上升期,即人口红利期。各国适龄劳动人口的增长速度高于整体人口增长速度,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市场、更具活力的社会以及高速增长的经济。

中曾宏认为,未来,随着人口红利的持续,这样的增长连锁效应还会在亚洲持续出现,支持亚洲地区、特别是南亚和东亚的经济增长经久不衰。

例如,日本之后出现了“亚洲四小龙”,此后中国又接棒新一轮经济增长。韩国中国经济金融研究所所长全炳瑞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对亚洲其他国家经济的重要性达到了近40年中的最高值。过去在亚洲范围内,中国是中间产品重要进口国,如今的中国正成为主要的消费产品进口国。这一角色的转变,带给亚洲国家新的发展机遇。

但在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不乐观情况下,亚洲经济要保持长远健康发展也有隐忧待解。

贸易方面,世界银行警告说,中美贸易冲突是亚太地区经济发展面临的“突出风险”,这将给该区域的贸易发展带来诸多的不确定性。

投资方面,亚太地区新兴经济体吸引高质量外资的难度在增大。联合国贸发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指出,数字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劳动力、土地等要素在投资布局中的地位严重下降,发展中国家的传统优势被削弱,这对其吸引外资带来挑战。

詹晓宁称,与此同时,全球价值链和生产模式也在变化,跨国公司价值链呈现轻资产化、去中介化、制造业服务化、非股权化四种变化,导致其价值链布局更加贴近最终市场,这对传统招商引资模式提出了挑战。

世界银行称,面对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贸易增长动能下降的态势,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各经济体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可持续的增长模式,同时进一步调整货币政策使其趋于中性。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