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人为纵火?富人捐钱为避税营销?圣母院灾情后续:只要真相!

发布时间: 2019-04-18 10:24:11   来源:欧时大参(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作者:凯文、傅嘉丽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凯文、傅嘉丽编译报道】法国知名地标建筑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引发全球关注。当地时间4月15日晚起火时,美国媒体福克斯新闻(FOXNEWS)主播紧急连线法国讷伊副市长、商人卡西帝(PhilippeKarsenty),但受访者坚持将此次火灾与美国911恐怖袭击进行类比,并指出近年来法国各地的教堂每周都有被破坏的例子,“当然,你会听到政治正确的故事,告诉你这次(火灾)可能是一次意外。”在主播打断他关于火灾原因的推论后,卡西帝依旧再度警告观众“必须做好准备”。最终主播直接中断连线。

其实,卡西帝的言论只是冰山一角。在这场举世震惊的巴黎圣母院火灾过后,不到24小时,网络世界、社交媒体甚至是主流媒体上各类“不实消息”甚至是“阴谋论”、“仇恨论”甚嚣尘上,大众想象力在这一次火灾中似乎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1.巨富捐款都是为了避税和营销!无呐!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要集资重建巴黎圣母院之后,众多巨富纷纷响应号召,大方捐款:开云集团皮诺家族捐款1亿欧元,路易威登集团阿尔诺家族捐2亿欧,欧莱雅集团捐2亿欧元,道达尔集团捐款1亿欧元,布依格家族捐款1000万欧元,德高集团捐款2000万欧元。

在这些捐款之后,推特上众多网友表示,这都是这件商人的营销手段,法国政策捐钱可以避税,真是奸诈、假仁义,打着做慈善的名义自己名利双收。有媒体甚至认为,这次捐款是皮诺家族和阿尔诺家族之间的竞争。有分析师称,考虑到LVMH集团市值更大,如果皮诺能承诺1亿欧元,阿尔诺自然会觉得承诺更多才合适。

网友没有全部说错,的确法国政府对文化事业的捐助可以减免税收。根据法国2003年通过的Aillagon法案,捐助文化事业的企业,最高可以减免其60%的税收(个人捐助则更可高达66%),并在五年内享受分阶段税收优惠,金额最高不超过捐助金额的25%。这一法律旨在鼓励企业和个人加大对文化事业的赞助力度,并实际上给赞助金额最高打了“七五折”。

不过,开云集团皮诺家族在宣布捐款一亿欧元之后,宣布放弃因此项捐款而带来的税收优惠措施,以表达捐助诚意。据法新社报道,开云掌门人弗朗索瓦-亨利·皮诺17日发表声明称,“对巴黎圣母院的捐款不会和任何税收减免挂钩。皮诺家族认为,不应让法国纳税人为此承受负担”。

图为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ois-HenriPinault)曾在2013年归还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中兔首和鼠首给中国。

按照法律政策来看,皮诺家族虽然宣布捐助一亿欧元,但可以从税收优惠中最高返还2500万欧元(视具体帐目而定)。但皮诺家族宣布放弃这笔潜在收益。

相关声明发出后,法国国民议会财政委员会总报告人Jo?lGiraud对此表示赞赏,并敦促其他捐助者效仿这一先例,“面对这场文化和历史遗产灾难,用一种完全不计私利的方式行动起来。”但截止发稿,尚无其他捐款人,表示要放弃相关减税。

2.纵火者早被围观群众手机拍下来了!抓他!

在脸书Facebook上,下面这张照片被大量用户转载:一个看似人影的图像在巴黎圣母院起火中心,非常靠近当时还未坍塌的塔尖。

图为网友在推特上传的照片。

在号称“有图有真相”的网络世界里,这张图片被网友纷纷转发“谁能来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哪个精神错乱的人在盯着失火现场?”

但是,网友上传图片中“起火点附近的人”其实只是一尊雕塑!根据法新社16日报道,网友拍摄的“模糊人影”早被法新社专业摄像人员多张照片高清拍了个遍,为巴黎圣母院东北角雕像而已,其实没有火灾的时候它长这样:

图为法新社4月16日对疑似“人影”图像的回应。

3.视频都拍下来了!“黄马甲”火烧巴黎圣母院

在一则只有5秒的视频中,一位身穿黑色衣服、戴白色头盔、披黄马甲的男子穿过巴黎圣母院一层外部通道。他身侧只隔数米,消防水带正在努力扑灭起火建筑体。“他怎么能在燃烧的巴黎圣母院内穿行自如??他也没带消防员的帽子呀:他还一个人走来走去,也没有防毒面罩,只带个工地帽和黄马甲。”

这则5秒的视频很快就被多国网友疯狂转载,人们纷纷大胆推测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份,甚至有人转推表示这个人是穆斯林,穿的其实是黑色长袍,这次巴黎圣母院起火也不是简简单单的意外,而是穆斯林极端分子发动的袭击。

法国网友在看完视频后惊呼“是意外还是犯罪袭击?工地17点就关闭了,18点50起大火,还有工人在?这是为什么?”

说西班牙语的网友看完视频后,也表达了疑惑:“他在燃烧的巴黎圣母院内走来走去干嘛??他也没带消防员的帽子呀:他还一个人走来走去,也没有防毒面罩,只带个工地帽和黄马甲。”

推特上网友对于这个火灾现场“神秘人”身份的猜测成功引起主流媒体注意,经过反假新闻机构的调查,神秘人身份终于揭晓——他其实是消防员。

反假新闻调查机构根据多家媒体更清晰图像调取,得出网友热议的火灾现场男子为消防员的结论。

这则5秒的视频其实来源于媒体直播报道中的一个片段,在美国媒体CNBC和西班牙媒体RTVE.ES公布的视频上都可以找到这个5秒视频内容。在完整视频中,该男子出现之前画面为消防员试图前往起火点,寻找是否有人员围困火场。在5秒视频之后的内容为,该名消防员和其他救火同事汇合。

至于黄马甲,消防员其实也是可以穿黄色荧光马甲的!巴黎消防队本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回应了这个视频:穿黄色背心的是救援行动的指挥官。

4.巴黎圣母院起火不是意外,是极端穆斯林发动的袭击

在巴黎圣母院起火之后,虽然马克龙已经下令迅速展开调查,但是在调查结果还未公布的现在,众多网友甚至是政治人物表示,此次大火就是极端穆斯林发动的又一恐怖袭击。

极端右翼媒体RiposteLa?que公开在网站写到,“非常可能是穆斯林袭击”,“毫无疑问,我们都想到了这一点:这不是意外,而是对这一法国标志进行的袭击。拿破仑可就是在巴黎圣母院里加冕称帝的呀。如果这是一次恐怖袭击,肯定就是穆斯林干的。”

“法国崛起”(DeboutlaFrance)党主席杜蓬-埃尼昂(NicolasDupont-Aignan)也有相同看法,他表示,希望得到一个解释“让民众知道这究竟是意外还是恐怖袭击”。

不止在法国,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人民,也表示了同样的“阴谋论”观点,PamelaGeller是一位反穆斯林激进人士,她在自己的推特帐号中表示,此次巴黎圣母院大火是一次袭击,穆斯林群体为此高兴地不得了。并配出现场图片:两名男子在巴黎圣母院火光冲天大背景下笑容灿烂。

反穆斯林激进人士PamelaGeller在个人推特上写到:“圣战分子在法国巴黎庆祝巴黎圣母院被大火吞没,大家来看看他们在媒体上的照片、这藏不住的笑容,他们有多么开心!”

众多网友在看到照片后,愤怒评论表示,“教堂烧掉他们很开心??”“这两个穆斯林看到巴黎圣母院烧掉了居然非常开心。”

网友评论:“这让他们开心。”

其实,实际情况是,这则画面来自于俄罗斯媒体SputnikNews在4月15日周一晚截至21点29分的直播画面,标题为“巴黎圣母院正在进行人群疏散”。随后,SputnikFrance在自己脸书页面发布这一图片。这一则没有任何文字说明的画面迅速引来许多仇恨评论。

法国媒体20分钟报消息指出,SputnikNews表示,画面展示图片为当地时间19点54分拍摄,这两名男子也完全是纯偶然入镜。SputnikFrance表示,它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男子笑,他们在拍摄两人时完全没有在意,这张照片也没有引起编辑人员和发布人员的注意。

至于这两个男子是否是穆斯林,他们笑的原因又是否是巴黎圣母院起火这件事情,这些都无从考证,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就是因为起火而发笑。法律中有著名的“疑罪从无”原则,怎么到了这两个男子上,就成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法国官方周二(16日)宣布,经初步调查没有发现有人为纵火的证据,火灾的发生或为偶然意外事件,将继续进行调查。

阴谋论为何总是盛行?

科学研究结果显示,我们的大脑是一部轻信的、乐于偷懒的机器:模糊中藏着的各种可能性会让人不安,有失控感的人们会急着寻求确定性,以此恢复控制感。结果就是,不管我们面对的海量纷杂数据究竟有没有意义,大脑在面对这一切嘈杂纷繁时,会自动按自己的理解去寻找一个有意义的模式。换言之,它会自发地赋予其意义,并编造一个“故事”。故事一旦形成,哪怕世界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但阴谋论者仍然能为这个故事找到“论据”,并进入不断自我说服的循环。

这就是为什么,阴谋论的预设听起来总像情节夸张的美国动作剧情片:总有那么一小拨反派,只要他们策划的时间够长、计划够严密,控制的资源够多,那么他们就终会操纵整个世界。

在历史上,犹太人可谓是最知名的替罪羊。虽然阴谋论往往伴随着某些特定的历史事件而产生,其对象和内容各不相同,而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生自灭,但犹太阴谋论似乎是个例外:黑死病、瘟疫、经济危机、十月革命、共济会组织···对犹太人的指控和迫害直至二战期间达到高峰。

无法被说服的阴谋论者

越是觉得外部的世界复杂、对生活感到无力掌控的人,往往更容易接受阴谋论。当然,当“常识”和“经验”被挑战,产生怀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其中不排除拥有“自由主义之心”、不相信权威的人们的好奇猜测。不过,那些真正“坚定”的阴谋论者显然是不会被科学家们的证据说服的。换言之,阴谋论者往往是先有观点,再找论据。他们先“任性”地形成一个观点,再凑齐“助攻”证据,并持续不懈地忽视、隐瞒不利证据。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李璟桐)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