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抗癫痫药造成儿童先天畸形 三家庭要求国家承担责任

发布时间: 2020-06-29 23:03:5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凡桑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凡桑编译】国家在“帝拔癲(Dépakine)病童”医药丑闻中究竟该承担什么责任?据法新社6月29日报道,法国行政司法部门7月1日将首次对这一民告官诉讼作出判决。

涉及5受害人

帝拔癲是一种抗癫痫药,由法国赛诺菲药厂(Sanofi)生产,1967年开始投放市场。医药专家证实,孕妇服用此药对胎儿可能造成先天性畸形的严重风险。此次民告官诉讼的原告来自3个家庭,他们的诉状称共有5个孩子因母亲孕期服用帝拔癲而成为严重残疾。

上述5个病童如今年龄在11到35岁之间,有的面部残疾,有的智力残障或有自闭倾向,还有斜视以及先天性耳鼻喉病。这些病童的父母告到蒙特雷(Montreuil ,巴黎东郊)行政法院,他们认为国家及相关的医药监管部门对这一医药丑闻及其引发的严重后果负有责任。

调查人员认为国家有责任

6月24日,行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调查人员表示,“我们现在知道孕妇服用此药对胎儿确实有严重风险”,国家的责任是通过对药品说明、禁忌等监管让病患了解风险,从这个角度来看,他认为国家在这一案件中确有责任。

根据相关的调查研究,帝拔癲中含有的丙戊酸钠(valproate de sodium)成分主要用于治疗癫痫和情绪两极化症状(troubles bipolaires),孕妇服用可能导致胎儿先天性畸形或残疾;不同的调查研究对“帝拔癲病童”人数的估计有巨大差异,少则15人,多则3万。

赔偿提议

蒙特雷行政法院负责此案的审理报告员建议对病童及其家长的赔偿可达每人15.2万欧元。他的依据是社会事务监察总署(Igas)2015年对相关案件作出的调查结论:赛诺菲和国家药监局(ANSM)都未对此药已知的风险采取相应的警告措施。

上述病童家庭的律师约瑟夫-乌丁(Charles Joseph-Oudin)向法新社表示,希望法庭作出明确、易懂的判决:“应对涉及上述3个家庭的案子作出明确判决,这样可以给相关的其它案件厘定明确的方向,要知道至少还有数百个受害家庭。”

国家、厂家和医生三方有责

行政法庭的审理报告认为,这一医药丑闻的责任应由国家、赛诺菲和处方医生三方分担。对于蒙特雷行政法庭审理的上述三个案件,调查报告认为国家应承担20%到40%的责任,因为此药存在导致胎儿畸形的风险1983年就已确立,而它对胎儿神经系统存在的风险也于2004年确立。

援助病童家长协会(Apesac,是7500个受害家庭的代言人)主席马丁女士( Marine Martin )表示,蒙特雷法庭审理此案是多年努力结果,她同时对定责追溯赔偿年限定在2004年表示不满,因为这样划定就把80%的受害人排除在索赔行列之外,而事实上在2004年之前就已经有了明确警告此药危险的研究结果。

赛诺菲,别想跑!

受害家庭并未放过赛诺菲:在受害家庭提出42项控告之后,司法部门于今年2月以“严重欺诈”和“过失伤人”罪起诉这家药厂;与此同时,南泰尔(Nanterre,巴黎西郊)法庭正在审理另外20多起针对赛诺菲的案子。处理赔偿机构(Oniam)收到的直接受害人的申诉已经超过500,另有1400多人正在委托办理申诉材料。现阶段,处理赔偿机构建议药厂拿出总额约650万欧元赔偿帝拔癲药的受害人。

药厂推卸责任

约瑟夫-乌丁律师认为,蒙特雷法庭一旦作出判决,赛诺菲就很难以国家也有责任为藉口而拒绝赔偿了,因为国家和相关各方的责任将通过判决来确定。

迄今为止,药厂始终声称自八十年代初就已向卫生当局通报了此药对胎儿可能导致畸形的风险,并于2003年通报了它对神经系统的风险,但卫生当局并未立刻作出回应。

索赔是为了孩子的未来

原告克丽丝黛尔的儿子查理和雅克一个14岁,另一个12岁,他们都患有自闭症。她表示,索赔是为了孩子将来生活能有保障:“我死了之后,他们怎样生存下去?”

(编辑 :夏雨)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