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马克龙父亲首谈亲子关系:曾扮演“严父” 反对儿子师生恋

发布时间: 2021-01-03 03:34:43   来源:欧时大参(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作者:原野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原野编译】提起马克龙,除了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法国总统,另一个津津乐道的话题便是他与夫人布丽吉特的传奇恋情,而关于马克龙父母却鲜有报道。总统本人也极少提及父母,最近一次提起原生家庭还是在疫情期间,给医护人员鼓气时说的那句“我出生于医生家庭”,仅此而已。

近日,小马哥的父亲让-米歇尔·马克龙(Jean-Michel Macron)破天荒接受法国《世界报》专访,首次在媒体上谈起与儿子埃马纽埃尔的父子关系。

儿子当选总统老父亲激动落泪

2017年5月7日,法国前经济部长、主张跨越“左右之分”的“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超过66%的选票,当选总统。年仅39岁的马克龙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掌门人”。

一周后,在爱丽舍宫举行的总统权力交接仪式上,家属区里似乎只能看到总统夫人布丽吉特的娘家人的身影,而马克龙家这边却格外低调。“您知道这还要很久才结束吗?”新任总统的父亲让-米歇尔一边看手表,一边问身边人,他显然对冗长的仪式有点不耐烦。

话虽如此,但在看到儿子埃马纽埃尔在卢浮宫金字塔发表胜选演讲时,性格低调又内敛的让-米歇尔还是激动到落泪。

在回忆起儿子当选总统那晚的情景时,看上去有些高傲又有些苛刻的神经科医生、今年已经70岁的让-米歇尔表示:“我当然为他高兴,他做成了他想做的事。他进入了法国历史,这不是件小事。”不过,最令老父亲“自豪”的还是儿子获选的方式:“像个波拿巴人那样!”

毫无存在感的父亲

虽然让-米歇尔对总统儿子埃马纽埃尔赞誉有加,但儿子却很少向别人提起他,以至于连总统身边最亲近的合作伙伴也对这位亚眠大学附属医院教授一无所知。

马克龙的证婚人、巴黎政治学院的同窗Marc Ferracci透露,“(马克龙)父子关系是有些疏远”,尤其是在马克龙与高中戏剧老师布丽吉特开始交往之时,家庭关系变得“很复杂”。

父母离婚后,马克龙和弟弟Laurent、妹妹Estelle与住在亚眠的父亲让-米歇尔一起生活,但马克龙后来逢人便说自己是被外婆Germaine Noguès(昵称Manette)养大的。在马克龙眼里,Manette外婆是共和国量材录用制度的完美例子:火车司机和不识字的家政工的女儿,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成功做到小学校长。这显然比说自己的双亲都是医生,过着小布尔乔亚的生活更励志。

无论是在2016年出版的《革命》一书中,还是在总统竞选集会上,马克龙不断强调,小时候,都是外婆接送他上、下学,也是外婆教会他文学、哲学和诗歌。而对于父亲让-米歇尔,却几乎只字不提。有趣的是,马克龙夫人、法语老师布丽吉特曾对让-米歇尔做出“知识分子、古典文学爱好者”的评价。事实上,热爱考古、历史和科学的让-米歇尔,曾帮助儿子马克龙学习希腊文,并带领儿子入门古典文学。

“总能从每个人身上找到对他有用的东西”

作为父亲,让-米歇尔一度觉得儿子的外婆Germaine Noguès“性格太强”、“占有欲过度”,并曾要求她少管一点,让儿子“喘口气”。未果。“埃马纽埃尔总是能从每个人身上找到对他有用的东西……”让-米歇尔颇为欣慰地说。

做派强硬的严父怎么看被法媒戏称为“宙斯总统”(译者注:统管天、地、诸神,其特点是威严、专横统治)的儿子?“埃马纽埃尔能言善辩、很有个人魅力,这对从政很有帮助。”不过,与儿子截然相反,让-米歇尔本人极讨厌社交,对马克龙登上八卦杂志更是反感至极,但这是埃马纽埃尔“自己的事”,他管不着。

此外,让-米歇尔不满的还有很多:亚眠这个“凄凉的城市”,思想狭隘的外省上流、“平庸”的市政管理、“守旧”的议员、工会和党派……抱怨一通之后,让-米歇尔又笑了起来,为自己的“毒舌”道歉。这似乎印证了总统向朋友描绘的父亲形象:“像熊一样。”(译者注:不善社交的人)

曾反对儿子师生恋

“在要选择自己生活的时刻,我希望拥有只属于我自己的世界(…)我始终有这个想法:选择我自己的生活。”马克龙在《革命》一书中这样写道。在现实生活中,他确实也是这样做的。2007年,29岁的马克龙在13年爱情长跑后,正式迎娶自己的中学老师布丽吉特。

当Françoise Noguès得知自己16岁的儿子埃马纽埃尔和有夫之妇高中女教师恋爱后,震惊不已的她马上找到前夫让-米歇尔,让他竭尽一切可能打消儿子的念头。为此,让-米歇尔扮演了“凶巴巴、不讲情面的严父”,还就此和布丽吉特谈了话,试图解决问题。“我当时认为这段感情太不成熟了”,让-米歇尔承认,“那时候曾暗暗希望儿子能改变主意”。

感情生活不被父母接受,又引来不少流言蜚语,这让马克龙与父亲的关系更加紧张,最终马克龙离开老家亚眠,前往巴黎继续高三的学习。同窗Marc Ferracci则透露,随着马克龙在巴黎逐渐独立自主,父子关系渐渐缓和了下来。让-米歇尔向《世界报》表示:“其实我早就预料到她(布丽吉特)会在巴黎和他汇合,但那时候已经没办法反对了……而且我始终教育我的孩子:‘选择你们自己喜爱的生活’。”

一年只与总统儿子见“三、四次”

让-米歇尔透露,自从马克龙任职总统后,二人很少见面,有时打个电话,一年只见面“三、四次”。不过他强调,儿子与其他亲戚的见面次数也很少。这让马克龙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很伤心”。

母亲Françoise Noguès更是直接把矛头指向儿媳布丽吉特,认为儿子好不容易离开了外婆的“控制”,这下又被妻子的家庭彻底“霸占”。是否赞同孩子妈的看法?让-米歇尔避而不答,只是微笑着说:“我前妻情感表达比我激烈得多。”

马克龙在家和父亲关系不太亲近,但在政界,他的身边却不乏年长的政坛导师,比如前内政部长、前里昂市长科隆(Gérard Collomb)。“我们之前确实有类似(父子)这样的关系,我更有经验、更成熟。但他可从来没叫过我‘爸爸’!”科隆大笑着说。

不过,这种“师父”的作用也有限。“布丽吉特总说马克龙完全可以自己应付。”总统夫妇身边人士总结道。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顾砚)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