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小鲜肉”库尔茨赢得选举,奥地利从此向右转?

发布时间: 2017-10-16 05:30:11   来源:维城(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微信公众号)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网】不出所料,1986年出生的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赢了!15日17:09分公布的奥地利国民议会选举的第一次统计结果如下:塞巴斯蒂安·库尔茨领导的奥地利人民党(黑党)以31.1%拔得头筹,极右的自由党以27.4%紧随其后,而社民党则以25.6%屈居第三。

投票截止时各党的得票情况。(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塞巴斯蒂安·库尔茨把自己Facebbok首页封面图设置成了“感谢”。(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15日举行的奥地利国民议会选举,诉诸移民和伊斯兰恐惧心理的两大政党——奥地利人民党和自由党,最终还是获得了民众更多的支持。

其实,从竞选结果揭晓前,大家就都心知肚明,眼前问题不是下届政府是否向右转,而是右转程度会多大。

很多奥地利人也许要开始庆祝自己国家即将诞生欧洲历史上最年轻的国家总理,可作为割不断与“移民”身份千丝万缕联系的旅居奥地利的华人华侨,未来会受到新一届政府政策怎样的影响?

让我们先来看看奥地利人民党主要政见:

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始终试图通过减税的政策,来为自己争取选票,这枚“糖衣炮弹”的价格可能高达127亿欧元。

减税造成的这个财政缺口将由经济增长和节省开支这样“开源节流”的方式得以弥补,这也将大大减少前来奥地利寻求庇护的难民们的社会福利待遇。他们将只能获得最低560欧元,最高不超过1500欧元的 津贴。

对于企业而言,黑党承诺将减税并降低人力使用成本,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利润空间。坚决抵制遗产税和财产税。

根据库尔兹的说法,他将会把移民数量降低至最低水平。为此,将需要在北非建立难民营,但截止目前并无进一步的具体措施出台。

那些正在奥地利等待自己的难民申请批准结果的人们,都应该必须去工作,然而目前却尚无对普通难民申请者的工作许可。

刑法方面,则需要进一步地严厉加大处罚力度。

反对意见:

对塞巴斯蒂安·库尔茨的品评意见始终很多元化,毕竟他长期以来一直是政府的成员之一,作为前外交部长,他曾经的许多决定,尤其是涉及移民方面的决定受到的指责和批评不断。不过就目前情况而言,库尔茨很成功地没有让过去的那些流言蜚语影响到黑党和他自己这次参选的形象,很少还有人提起亲人民党的青年组织们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的很多关于反犹太和新纳粹言论的帖子。

经济研究所的斯蒂芬·舒勒迈斯(Stephan Schulmeister)在一次做客评论节目时也发表评论说:“对占奥地利人口一半的穷人而言,他们从人民党的减税政策中得不到半点好处。”在奥地利国家广播电视台的新闻节目ZIB 2中,记者就曾指出,对于一个月入1500欧元的理发师而言,人民党的政策只能让他每个月多拿到9欧元。对此,库尔茨的回应是,“月入1500欧的人,他对税收的贡献本来就相对更少,所以他从减税政策中获益较少是很顺理成章的。”

对于库尔茨的竞选的另一种批评声音就是,因为他表示依靠大量的捐款来助力本次竞选,无数的企业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向库尔茨表示支持,也给库尔茨本身带来了质疑的声音,人们怀疑他会太过依赖于向他提供政治献金的企业们。

以往选举:

自从2002年的国民议会选举开始,人民党的选票就开始大量流失,到2013年上一次的国民议会选举时,他们只得到了24%的选票。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人民党候选人安德里亚斯·霍尔( Andreas Khol )只获得了11.1%的支持。然而,今天的事实证明,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彻底扭转了这一局面。

关于人民党的其他:

人民党之前一直给人停滞,缺乏方向的形象,民调一直屈居老三,直到库尔茨今年5月取得党授权承诺,出任党魁才改观。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对于人民党无意是一个新鲜的卖点,人民党把自己的竞选海报也换成了绿松石的颜色,而不是黑色。

这名31岁的外长以关闭移民经由西巴尔干半岛进入欧盟国家的路径为人所知。在和盟友社民党分手、提前举行大选后,库尔茨立即重塑人民党。

人民党2015年所属的联合政府,对数十万移民开放边界,如今这个党却改口,认为“当权者没处理好难民危机”。

接下来最大的问题,就是中间偏右的人民党会和谁结盟?

奥地利议会共有183个议席。从1945年以来,奥地利一直都是左右共制联合执政,一直有效抵制极右势力登台掌权。有报道说,几个星期前,人民党领袖库尔茨推出视频,显现向极右倾斜立场。由此本次选举,也将有可能第一次出现极右政党执政。但无论如何,人民党由保守党蜕变成为激进右派立场,已经显示极右势力上升。

在自由党与社会民主党争取第二大选民支持党地位、寻求与人民党联合执政的权利争夺战中,种种迹象都显示,人民党的选举结果有可能决定该党尽力与同是右派的自由党联合组阁执政。当然,如果人民党与自由党组阁不能获得议会半数以上议员支持,社会民主党将再次有可能与人民党联合执政,但社会民主党将以少数党弱势身份联合执政,地位将十分脆弱。

如果人民党和走民粹主义路线的反移民政党自由党很有可能结盟,将对欧盟带来影响。

自由党是强烈疑欧派,虽和纳粹渊源保持距离,党魁史塔赫(Hans-Christian Strache)也把自己和新纳粹组织的关联说成是少不更事,但在德国反移民和疑欧的另类选择党(AfD)首度取得国会席次没多久,奥地利自由党又可能会在政府中占一席之地,恐对温和派的欧盟地区政府带来新挑战。

两年前,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和中间偏右的人民党联合政府热烈响应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门户开放政策,当时这两党还痛批自由党呼吁关闭边界和零移民的举措。

自由党在前领导人海德尔事故丧生由新领导人史塔赫接手整顿以来,已经大为改变极右面貌,抛弃了多年的纳粹路线,成为极右民粹政党,获得不少选民接受支持,以至于在这次大选中堂而皇之争取第二大政党地位以及入阁执政的目标。

那自由党如今的政治主张又有哪些呢?

自由党的选举方案由25章组成,每一个点都以“我们”一词开头。 消除所谓的“公平危机”有100项要求。他们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扩大直接民主。

自由党把很大的力量投入到了边境管控中,他们也要求对增加对警察和军队的预算投入,要求撤销的强制加入工会和商会规定,要求禁止建立伊斯兰幼儿园。

在社会领域,自由党要求对医疗保险金和养老制度进行改革,自由党希望再也没有人因为想要享受奥地利的社会福利而移民来。

他们的选举方案中还提到要“限制外国人在学校中一个班级里的人数比例”,“把寻求庇护的难民驱逐出境”等许多保护奥地利本国人权利的要求。

相比之下,奥地利现任总理克里斯蒂安·克恩(Christian Kern)此前就曾表示,一旦败选,将带领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投入反对阵营,有些小党则力拼4%得票率门槛,以取得国会议席。

库尔茨针对移民及对激进伊斯兰恐惧心理的诉求入手制定竞选方案的计划,虽抢走了自由党一些选票,但受伤最重的却是现任总理克恩所在的社民党,因为社会公义和照顾经济弱势的政见明显不敌反对移民和穆斯林强硬的呼声。

此外,社民党爆发丑闻也使选情对库尔茨有利:总理克恩的以色列政治顾问希尔柏史坦(Tal Silberstein)由于涉嫌洗钱被捕。希尔柏史坦后来坦承利用脸书平台暗示库尔茨反犹太人和仇外,丑闻越演越烈。然而,克恩坚称自己不知情,希尔柏史坦说法则和他一致。但这种说法旋即遭打脸。政治分析家霍弗(Thomas Hofer)说:“即使克恩不知情,这对他也不利……因为这意味着他未掌握全局”。

选举的结束其实只是新一轮政坛风云的开始,奥地利在向右“急转弯”之后会走向何方,库尔茨能否创造欧洲政坛的历史?只有时间能给我们答案。

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公众微信号:EuroNews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