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全欧了”:罗马圣诞树“辣眼睛”?中国的又便宜又好

发布时间: 2017-12-22 07:39:43   来源:欧洲时报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网】圣诞节快到了,世界各地正在忙于装扮自己的圣诞树。本来是喜庆欢乐的气氛,罗马市民们却不高兴了,纷纷吐槽“我们的圣诞树也太丑了”,活像一把“马桶刷”。这可不是小编自己胡乱联想的,而是意大利媒体《信使报》的“官方比喻”。

罗马市中心的圣诞树“秃”了,引发吐槽。(图片来源:BBC视频截图

据说这棵“辣眼睛”的圣诞树一共花费了37万元(人民币,下同),罗马人听到价格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到底买了个啥!小编忍不住出来拉个仇恨,在北京布置一棵10米高的圣诞树,只需要3.5万元,包买包送包安装,又高又美又便宜。据说全球60%以上的圣诞树都是中国制造,欢迎罗马市政府从中国进口!

罗马圣诞树被指“辣眼睛” 意大利人:奇耻大辱

据英国《卫报》20日消息,这棵位于罗马威尼斯广场的圣诞树,是从意大利北部的多洛米蒂山脉拉出来的,到如今松针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宛如一把“马桶刷”。更有当地民众觉得这“活脱脱就像一只把了毛的鸡”。

“它在罗马最瞩目的地方已经杵了两周多了!简直丢死人!”一位女市民对此非常不满。还有人评论说这是一种比喻:“罗马的树死了,刚来就死了。这是对这个首都的一种比喻,什么时候办葬礼啊?”路过的英国游客也无情地嘲笑说:在我们英格兰,圣诞树都是很精致的。

罗马民众开启“吐槽”模式。(图片来源:BBC视频截图)

傲娇的英国游客满脸不屑。(图片来源:BBC视频截图)

觉得丢脸的罗马市民纷纷在网上吐槽,有人觉得用“倒着的鱼骨头”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网民恶搞。(图片来源:推特)

也有人认为,这稀稀落落的造型,配上幽暗的灯光、寂静的夜,宛如“一场噩梦”,一夜回到万圣节。

网民恶搞。(图片来源:推特)

最狠的莫过于下面这位,觉得这棵圣诞树连自家臭袜子都不如。

网民恶搞。(图片来源:推特)

罗马民众在推特上的诉苦,让罗马女市长维吉尼亚·拉吉尴尬万分。此前,连天主教教主方济各都受不了“被垃圾包围”,出面指责罗马市容。对此,意大利消费者权利和环境保护组织委员会已经下令,调查这棵价值4.8万欧元的圣诞树,怎么“说死就死”。委员会还表示,“这棵树已经没救了,它给罗马以及来参观的游客,带来了耻辱。”

没想到安个圣诞树,竟然还能有这么多戏,直接从中国义乌进口就好了嘛。毕竟世界上60%以上的圣诞树都是中国生产的,而且还曾被摆在美国白宫前的广场上。

“一般而言,国内圣诞树1.4米以下的在20元左右,1.8米则是50元,2.4米以上的则超过100元。”北京《新京报》报道援引义乌一名圣诞树制造商表示,“如果销售到国外,价格会涨至5倍以上。”但即便是这样,也远远比罗马的便宜好吗!

据悉,外贸圣诞树的质量往往要高一些,不过售价也会高。1.5米的圣诞树出口价格大约在50到200美元一棵,国内市场这个价格是没人买的。在中国网购平台上以圣诞树为关键词搜索发现,中国材质为铁丝加PVC或PE塑料、高度1.5米的圣诞树售价在100元左右。而海外同类型同材质的圣诞树价格折合人民币约是400元至600元左右。

芬兰人批中国教育模式不行?英国人哭晕

中国圣诞树出口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开始了,同样热销海外的还有其他“中国制造”的小商品。不过近年来,中国输出到海外的东西已经不局限于低端商品了,甚至还有教育模式。

2016年初,还没下台的英国首相卡梅伦就在《泰晤士报》呼吁:所有孩子都应该有“虎妈”。此后英国学校甚至还“引进”了中国老师和《一课一练》,看这架势基本上是要把中国的教育模式搬回家了。不过最近,芬兰游戏《愤怒的小鸟》创始人之一彼得o维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却开始推销芬兰教育,还批评中国教育“扼杀主动性和创造力”。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截图。(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学生们花很长时间上课,应付大量作业,我认为这会扼杀主动性和创造力。” 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彼得说,“中国的传统教育似乎与这个国家对创新创业的鼓励是背道而驰的。”

可是为什么一位芬兰游戏开发者会谈到中国教育呢?调查一番后发现,彼得原来不仅开发游戏,还进军了早教领域,如今正在将芬兰知名的教育体系带到亚洲,在上海、南京、成都、香港、新加坡等地开办幼儿园。他说在芬兰,“我们的可是更短,作业更少,但我们的成绩更好。”原来是在打广告啊……

不过,想要改变中国家长和学生对勤学苦读的理念,并不容易。一位父亲杜先林(音译)就表示,并不相信“少就是多”的教育理念,“我只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其他国家国情不同,他们人口少,面临的竞争也就没这么激烈。我会带我的孩子去参加时兴的课程,比如机器人、编程、科学等等,因为这是全球趋势。”

好了好了,你们有考虑过英国人的感受吗?刚开始学习中国模式,你又说芬兰模式更好?到底要闹哪样!

为房子痛苦 看来中欧都一样

要说中国家长最擅长的教育方法,非恐吓要挟莫属!“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扫大街去”,这样的话我们成长过程中不知听过了多少遍。在英国,有将近一万人活得比“扫大街”还惨,因为他们住在大街上。

据香港东网报道,光是在英格兰地区,就有超过9000名无家可归的露宿者,此外还有7.8万个家庭住在临时住所。BBC调查也发现,一些无家可归的青年人,有41%至少在朋友家沙发上住过一晚,另有9%的青年人住过一个月以上。调查还发现,在别人家借宿的以青年男子居多,受访的484名男子中,有48%曾在别人沙发上借宿。

伦敦圣诞街景。(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想要一个温暖的房间多难啊,有的人被迫睡在沙发上,有的人却被迫“假结婚”,而且是跟同性结婚。最近在爱尔兰,就有两个不是同性恋的男子,打算结婚,因为其中一个人希望把房子留给另一个人继承。

新华社报道,迈克尔·奥沙利文今年58岁,他和85岁的马特·墨菲是几十年的好朋友,长期照顾后者的生活。为了感谢他,墨菲希望去世后把自己位于都柏林的房子留给奥沙利文。

按照爱尔兰法律,奥沙利文要是继承这所房子,需要缴纳房子市价的33%作为遗产税,这样一笔钱对他而言难以承担。但如果他与墨菲结婚,作为配偶,就可以“免税”继承房子。

墨菲为了能让好友顺利继承房子,想到了结婚这个办法。他们说,这么做虽然是在设法避税,但是奥沙利文承担看护工作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从政府领取看护老人津贴,已经帮政府节省开支。

墨菲一生未婚,奥沙利文结过婚但是后来离婚,三个子女已成年。两人打算12月22日结婚,如果天气不好,就推迟到明年1月。

(编辑:木槿)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