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情感缺失促极右翼横扫欧洲政坛

发布时间: 2019-09-03 10:38:3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秋狸 编译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9月3日秋狸编译】近日,德国东部两大州举行了五年一度的州议会选举,其中民粹主义选择党(AfD)成绩突出,再次显示出极右翼党派在欧洲民主国家中突破不断的浪潮。虽然政治形态不尽相同,这股极右翼浪潮却能在欧洲各国发展壮大,说明各国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现象均有相似之处。

法媒L‘alsace.fr报道,法国人对民粹主义政党已经习以为常,国民联盟(RN)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早已在法国政坛站稳脚跟,甚至距离执掌大权也只有寸步之遥:2017年总统大选时,1/3的选民都投票支持其候选人玛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

如今,这种现象正在欧洲蔓延。无论是荷兰、比利时还是意大利都面临民粹主义复兴和极右翼组织崛起的现状,他们不甘居于人下,试图争夺联合或轮流执政的政党地位。

报道称,因为上世纪时的悲剧历史,极右翼浪潮最后才到达德国和西班牙。均于2013年才成立的德国选择党和西班牙声音党(VOX)格外引人注目,因为他们与过去的纳粹或者独裁者佛朗哥没有任何纠葛。

该如何解释这股不断蔓延的极右翼浪潮呢?

9月1日,一名男子在德国德累斯顿一处投票站参加州议会选举投票。(图片来源:新华社)

获得感缺失,“真空地区”被遗弃感强烈

“柏林墙倒塌30年后,东德依然依赖着西德。东部地区的人们收入很低,许多居民对社会正义完全失去了信心。”马格德堡-施滕达尔大学的政治心理学家Thomas Kliche说。

报道认为,这种分析同样适用于虽然没有“隔离墙”存在,但地区间发展同样极不平衡,甚至愈演愈烈的国家。极右翼政党在西班牙发展较弱的“真空地区(中部、南部与西部)”进步飞快,获得了最高的支持率;在法国,受去工业化、失业及农村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大区最支持民粹主义……一言以蔽之,公共服务不足、商店关闭、年轻人与人才外流等带来的“被遗弃感”成了极右翼的温床。而2008年的经济危机则让全球化造成的不平等更加难以调和。

归属感缺失,民众反移民情绪愈演愈烈

对于德国的工人阶级而言,政府“接纳百万难民”的移民政策给他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特别是在前东德的民众看来,国家对难民命运的关心程度甚至比对他们的关心程度还高。

这种失落感在其他西欧国家不乏共鸣。无论是早已开始接受非洲或中东移民的法国、比利时和荷兰,还是最近才面临移民到来的地中海国家比如意大利、西班牙与希腊,都感同身受。

反移民与反伊斯兰的话题正是极右翼尽情施展的天地,部分穆斯林造成的恐怖袭击更是为此注入了“养料”。

不仅穷人们会感到“背叛”,移民流动所引发的人口、文化、宗教与社会动荡也让较富裕地区的民众们感到失去了本来的“身份”。他们往往强烈依附传统,重视地方特色,因此也极易加入极右翼的阵营,比如德国巴伐利亚州、意大利北部、比利时佛兰德地区、奥地利等。

认同感缺失,多国民众患上“欧洲恐惧症”

报道称,欧洲一体化建设不仅总被视为是对国民身份的不断“稀释”,更严重的是,它还不断被指责为是推翻公民愿望,强加某种政策的“推手”。

无论是在西班牙、意大利还是法国,当地的极右翼都乐于利用欧盟关于斗牛、狩猎、农产品规范等各类规定引发愤怒。

这种“欧洲恐惧症”发展的极端形态在英国:“脱欧”的最终投票结果与英国独立党(UKIP)的壮大就源于此。

报道称,获得感、归属感和认同感的缺失,加上各国民粹主义领导者对“本国特色”(比如西班牙传统党的腐败、法国郊区的贫穷、德国的联合政府)的利用,为极右翼创造了极其深厚的社会温床。即使某些领导人声名狼藉,也难以影响该政党的茁壮发展。

报道称,虽然目前大部分极右翼政党未能直接获得最高权力,但是如同德国这次地方选举的结果一样,他们已经削弱了现任政府,成为了执政党的主要反对力量。

(编辑:李余)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