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版华为事件”大揭底:法国如何掉入“美国陷阱”?

发布时间: 2019-06-25 22:29:44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杨雨晗、潘越平 浏览次数: 评论:0

视频制作:潘越平

【欧洲时报记者杨雨晗、潘越平报道】近日,摆在任正非案头的《美国陷阱》引起了不小关注:这本从2019年初开始在法国引起巨大反响著作的主人公是前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édéric Pierucci),他结合亲身入狱经历详析美国如何以强大法律、政治与公共影响力步步肢解法国战略性企业阿尔斯通。

前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édéricPierucci)。(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记者潘越平 摄)

2013年,即将出任未来阿尔斯通与上海电气合资企业CEO的皮耶鲁齐在美国机场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未收受任何好处的皮耶鲁齐却被控曾在印尼实施商业贿赂,并最终被迫认罪。皮耶鲁齐被捕之后,阿尔斯通高层对其不闻不问,并开始“服软”与美国司法部全面合作。最终,阿尔斯通不仅被处以7.72 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其与国土安全密切相关的电力能源业务也被美国通用电气纳入囊中。在皮耶鲁齐看来,他的牢狱之灾是美方要将阿尔斯通收入囊中的手段,以此向法国企业施加压力,而“贱卖”阿尔斯通则是当时的阿尔斯通总裁为躲开牢狱之灾的自保行为。

美国政府能凭借在印尼发生的存疑事件逮捕法国高管的秘诀, 就在于其《反海外腐败法》:它使美国政府有权追诉全世界任意一家公司,只要后者用美元计价签合同、或仅通过设在美国的服务器(如谷歌邮箱或微软邮箱) 收发、 存储(甚至是过境) 邮件。

那么,美国司法部与通用电气是否“狼狈为奸”?法国民众、政府如何甘心核心法国企业落入他国之手?法国其他重要企业如何避免如阿尔斯通般被肢解的噩运?近日,欧时专访了这位“法国版孟晚舟”,听这位亲历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美国陷阱中文版。

欧时:为什么写《美国陷阱》?

皮耶鲁齐:首先,我想警醒法国政府、企业和高管们一个事实:美国将法律作为经济武器,步步肢解、收购他国企业,而后者往往是美国大企业的有力竞争对手。

其次,也出于个人原因:我想向自己的孩子们解释,他们的父亲到底遭遇了什么。

欧时:您提到美国对法国的影响无处不在,大量巴黎大型律师所、审计事务所和商业银行都是美资企业。这对法国企业有何影响?还能扭转这一局面吗?

皮耶鲁齐:实际上,这不是我说的,而是法国对内安全总局在去年报告中提到的。报告还指出,如果法国企业聘用美资律师事务所(如处理反腐败问题),那么他们可能会面临信息泄露风险等问题。

众所周知,斯诺登所披露的棱镜计划(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大规模监听计划)已证实一些美国信息技术公司协助NSA监听,而许多欧洲公司都是被监听对象。

例如,斯诺登在2013年就揭露所有进行超2亿美元合同谈判的法国企业,像阿尔斯通、空客这类的法国大企业都被“系统性地”监听。

这种情况以后还会加剧,因为美国去年通过了Cloud Act法案,而这只会使工业间谍行为更便捷:美国检察官有权要求美国的云服务提供商向其直接递交客户在云中存储的数据,即便相关企业并不知情,且美国检方也不需要获取企业所在国司法机关的许可。

“法国版华为案”:“美国不择手段维护经济领先地位”

阿尔斯通最终被美国通用电气收购。

欧时:阿尔斯通曾打算与上海电气成立合资企业,但后来您被捕、阿尔斯通被收购。结合今天的华为事件,您认为美国是否故伎重演?

皮耶鲁齐:2010-2011年,阿尔斯通打算与上海电气合作,而我被选为该合资企业的领导人,并为此举家迁往新加坡。事实上,作为阿尔斯通和上海电气合作的象征,我被捕后这个可能性也化为泡影。

再说华为事件:我想这和华为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有关,现在是5G时代,我们看到美国向多国施压、力阻它们使用华为产品……显然,面对和中国的竞争,美国会继续以法律为武器,来维持自己的经济领先地位。

我对华为案更详细的情况其实并不十分了解。我的看法是美国政府使用了(与对付阿尔斯通)相似的手法来试图击垮其在核心战略领域的竞争对手。

目前,美国已控制了法国所有的核电站;请回想一下,2003年法国拒绝参加伊拉克战争时,美国决定不再向法国军队供应零部件,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那么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就无法运行。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法国在重大国际政治问题上(如伊朗问题)与美国意见相左,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欧时:那么抵抗此类事件真正有效的途径是什么?是各国联合起来通过相关国际法规吗?

皮耶鲁齐:对……德国、中国、英国、法国等国都应该行动起来,联合抵制美国司法的统治,而不是任由美国来决定谁能与谁合作、或对不听话的企业随意处罚。

毕竟,这还涉及国内安全和公民权益:看看通用电气最近在贝尔福(Belfort)的大规模裁员(编者注: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时曾承诺增加1000个就业岗位)!整整一个城市的家庭都因此而改变。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欧时:您于2013年被捕,但美国在2004年就对阿尔斯通展开调查,并于2010年联系了阿尔斯通。回到2010年,您认为阿尔斯通应该如何躲过噩运?

皮耶鲁齐:美国司法部的常规做法是,建议向所有即将接受调查的企业签署一份《推迟起诉协议》。企业必须同意自证其罪、接受“督察”,那么法官会和企业达成协议,结局通常是罚款,不会再有管理人员被捕,且罚款金额也会更低些。

欧时:您对华为或其他中国企业有什么忠告?

皮耶鲁齐:我很难直接提意见,毕竟我并不了解华为案的详细情况。普遍说来,在海外开展业务的企业需要熟知如《反海外腐败法》与国际反腐败执法的规定,在最大程度上规束自身行为,避免给人留有可趁之机。

欧洲该如何“反击”?

欧时:面对美国,欧盟在反击方面如今是否有进步?

皮耶鲁齐:问题在于,欧洲由许多国家组成……虽然它应该有独立的外交、工业战略,但各国彼此间利益并不一致,仍各自为政。例如,考虑到美国汽车市场,德国并不总会坚定支持法国。波兰也和美国签署了购买液体天然气协议,以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总之,很难使欧洲各国团结起来,针对美国的域外法案(如《反海外腐败法》)采取统一策略。美国利用美元转账结算(如Swift)系统、信息系统(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对外国企业施加管束。

对此,其他各国需要行动起来,因为遭殃的不仅是欧洲,还有亚洲国家。俄罗斯一家通信公司也被判处了巨额罚款,虽然每次被处罚者都承认了腐败行为,但美国此举就是道貌岸然地以道德名义来击溃美国企业的有力竞争者。此外,美国近期将中国企业选为攻击目标(去年是中兴、今年是华为)。

而特朗普好就好在,他简直无话不说,并直白地把贸易谈判与司法联系在一起。例如,他表示要制裁那些“敢”与俄罗斯合作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欧洲企业。特朗普公开把地缘政治、国际贸易与法律手段绑定在一起,在华为案件里,他直接声明若有助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他将干预美国司法部指控孟女士的案子。这种利用司法的做法显然是不可接受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欧时:特朗普是否促使了欧洲的“觉醒”?

皮耶鲁齐:奥巴马在任时,欧洲的确在“沉睡”。大家都对奥巴马的印象很好……这更糟,因为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人士当总统,美国为维护经济领先地位都会利用同样的手段。它会用尽一切手段来捍卫这一地位。它与中国争夺世界经济领先地位,绝不会甘当第二。

其中一个手段是利用他们的法律武器作为贸易战手段,这种现象只会越来越常见。

法国不再当“鸵鸟”?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图片来源:The White House

欧时:为什么法国政府不阻止阿尔斯通被收购?

皮耶鲁齐:现在相关调查仍在进行,我不方便对此发表看法。但明显的是,那时的法国政府缺乏战略眼光,特别通用电气许诺增加1000岗位的声明更是荒唐可笑的。

请介绍下法国推出的《萨潘第二法案》如何保护法国企业。

事实上,我为《萨潘第二法案》(Sapin II)的实施做出了不少努力。这部可在法国追究、判处在国外犯有腐败罪的企业领导人的法案是为了保护法国企业。它不像美国的反腐法那么咄咄逼人,更多是种防范措施。

相应地,法国企业需要在内部设置一系列标准,例如对员工进行相应培训,确认其合作伙伴提供的服务是否廉洁。另外,涉腐法国企业如果主动交代,那么“公益性司法协约”也使其免于认罪。

欧时:该法案实效如何?

皮耶鲁齐:以兴业银行在利比亚的贪腐案为例:借助于《萨潘第二法案》,法国得以将部分兴业银行在利比亚的档案送回国,而兴业原本需要向美国支付5亿美元罚金,但由于这部法案的存在,兴业向美国缴纳了2.93亿美元,剩余罚金只需向法国政府缴纳。

后记

皮耶鲁齐给人留下了沉稳谦和的印象,似乎很难将其与书中描述的绝望、嘶吼、痛苦状态相联系。不过,他顺口回应的一句“人什么都能习惯”,又让人想起他在过去6年所经历的煎熬。这个入狱前曾在阿尔斯通工作22年、本将迎来事业巅峰的“替罪羊”如今创办了一家小型咨询公司,为企业提供优化建议、评估风险。

链接《美国陷阱》精彩节选

“十几年来,美国在反腐败的伪装下,成功地瓦解欧洲许多大型跨国公司,特别是法国跨国公司。美国司法部追诉这些跨国公司的高管,甚至会把他们送进监狱,强迫他们认罪,从而迫使他们的公司向美国支付巨额罚款”。

“自2008年以来,被美国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达到26家,其中14家是欧洲企业(5家是法国企业),仅有5家是美国企业”。

“为了取得指控阿尔斯通的证据,美国司法部运用了多种手段,其中之一就是依靠“卧底”,那是一名安插在公司核心部门、与调查人员全方位合作的眼线。多年来,他一直在上衣里藏着一支录音笔,录下和同事之间的大量对话”。

“在90%案件中,被告人会选择放弃申辩,原因非常简单:高昂的辩护费必须由被告人全额承担。必须是真的非常有钱的人——才能负担得起律所费用”。

“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人中,98.5%最终都被判有罪!为达目的,法官可以让犯人遭受煎熬,需要多久就让犯人熬多久。为了不输掉一场诉讼,检察官也会考虑许多和解方式。他们可以引导被告人与他们合作,检举揭发自己的同伙,即便没有任何物证。这种刑罚制度简直是扭曲人性,荒唐至极。

“为什么是我?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如今仍然没有得到答案。我即将担任的职务(阿尔斯通和上海电气集团合资企业的总裁),会不会和这次遭遇有关呢?这个合资企业如果有幸问世,将会使集团成为发电领域的国际领先企业。在分析人士眼中,这个合作会使阿尔斯通电力和上海电气双方进一步扩大国际影响力,也会对主要竞争对手通用电气造成不小的冲击。而这一点,美国人十分担忧!

“他[法国前经济部长阿尔诺·蒙特伯格(Arnaud Montebourg)]通过加密电话直接联系了对外安全总局局长贝尔纳·巴若莱,但遭到了拒绝……法国对外安全总局不会踏足如美国一样强大的盟国的‘花坛’”。

“美国商业巨头最终能够完胜,绝非偶然。它反映出美国企业界在法国境内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我在职业生涯中看到了美国在法国的一部分行政、经济和政治党派中具有的巨大影响力。我们的精英,包括社会党人,更倾向于大西洋主义。美国有着越来越大的震慑力。美国人在“软实力”上稳居世界第一,他们使用这种‘软性外交’手段,同时施加诱惑来使其上钩”。

“当你听到阿尔斯通案中担任法国国家谈判代表的大卫·阿泽马弃政从商,转行到一家大型美国商业银行供职时,你不会感到惊讶吗?……这位高级政府官员最终去了另一家金融机构——位于伦敦的美林证券。而美林证券和美国银行自2008年就合并了,这根本就是一家机构!……《世界报》 曾询问他离开的原因,他回答:“我为什么离开?为了挣钱啊!”

(编辑:原野)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