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期待法国切实推行廉政改革

发布时间: 2017-05-24 02:42:33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马克龙在竞选总统时曾表示政治清廉是他要推行的新政中的一项当务之急。从他上台后的几把火来看,他似乎并未食言:5月22日,司法部长白鲁与民间反腐败机构和团体会晤,征集相关意见;同一天,社会党议员多西埃尔宣布他已向白鲁呈交“政治清廉建议报告”。

多西埃尔多年来痛陈公共机构浪费积弊,为“节约公帑”奔走呼号。他为廉政立法而向司法部长提交的报告中,列出了十二项建议,旨在规范政党集资、明确政界、财界的界限,限制各级议员任期、收入、兼职,以及加强政界人物收入、缴税透明度等。

白鲁对廉政立法非常重视,一反从前当部长时遇到难题便设立调研委员会作缓兵之计的做法,决定采取“趁热打铁”的策略,在立法选举之前尽快在内阁会议上推出相关法案。他表示,法案要尽可能清晰、明确,要明显改变政界的风气,消除民众对政界的疑虑和不满。

新政府表示要以雷厉风行、大刀阔斧的方式推动廉政建设,应该说是审时度势的明智决策。法国的一大悖论是,这是一个推崇平等、博爱等价值观的社会,但同时又具有特权文化的色彩,大大小小的政客正是这种特权文化的体现。理论上应是人民公仆的官员事实上凌驾于普通民众之上,无论是总统还是议员都毫不犹豫地给自己大幅加薪,让亲属领干薪,同时又向形形色色的“关系户”大慷国家之慨。民众并非毫不知情,但面对“特权现实”往往感到无可奈何。不过,法国经济的承受力毕竟是有限的,法国人的忍耐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经济每况愈下、精英不断宣扬让大多数人作出牺牲的“必要的改革”之时。民众的愤怒不难理解:国会议员加上50多万各级民意代表每年至少花去数十亿欧元的公帑,但最终却把国家治理成这样,凭什么让百姓作出牺牲、而精英继续保留特权?

作为“终身政客”,前总理菲永似乎成了这样一种特权文化的化身:他的竞选纲领强调撒切尔式的改革,实质上是要求法国人作出牺牲(简单说是多干活、减福利),而他自己从年轻时候起就一直是职业政客,而且长年以雇用亲属的名义领取公款。在民众看来,无论菲永的亲属是否吃空饷、他们的收入是否合法,菲永现象体现的特权文化让人难以接受,这样的人要他人作出牺牲更是让人无法接受。这样一种精英——民众、特权——牺牲之间形成的巨大反差应该是2017年法国大选的重要教训之一,想必马克龙从中获得了政治灵感,将政治清廉作为竞选的一个响亮口号,因为他要推行的改革势必触及部分民众的福利,要想在维护精英特权的情况下推行改革,很难获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

有些政界人物对新政府的廉政计划不以为然,理由是自1992年以来法国已经有过十二次廉政立法,但并未因此而真正解决问题。这是一种用似是而非的论据去掩盖似是而非的精英政治的做法;我们认为,即使从亡羊补牢的角度看,廉政、简政改革也势在必行。试想,如果现在准备推出的上述建议在20年前就成为法律,别说像菲永所辩称的那种合法雇用家属现象不能存在,就是终身当议员、当总理部长也不可能。正因为法国有特权文化的土壤,因此更需要通过法规来监督管理。近几年发生在法国的变化也证实了这一点:根据透明国际公布的贪腐指数排名,法国在2010年时其政界透明度在欧盟列倒数第二,但在卡于扎克丑闻之后,奥朗德下令成立调查金融案检察院并责成部长和议员公示财产,法国的政治透明度逐年上升,去年比前年更是连跳三级,全球排位升至第23名。尽管有了这些进步,法国与北欧丹麦、瑞典等高踞政治透明度榜首的国家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难怪法国记者在菲永案曝光后采访瑞典议员,想了解议员是否雇用亲属作助理,对方以为是恶作剧,待知道原委后才表示没有相关的规定,但也没有任何人这样做。这表明,就法国的现实而言,对症下药的立法还是有必要的。

考虑到各方利益盘根错节、千丝万缕的联系,指望通过一次立法便能在朝夕之间改变法国政界的风气显然并不现实,但实实在在的开端却是必须的。还是那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在法国亟需大刀阔斧展开诸多领域改革之时,如仅以廉政旗号鸣锣开道而无推行清明政治之实,那么任何其它改革都可能遭到名不正、言不顺的诟病和强烈抵制。因此,宣称要开创政治新风的执政者切莫辜负民众的期待,无论多么艰难,以开创清明政治为目的的改革都应坚持推行。为了重新打造一个面向未来的更公平的社会,我们希望法国新政府的廉政改革获得成功。

(编辑:子龙)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