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时评论】默克尔现象:点亮现实与理想的平衡点

发布时间: 2017-09-24 22:00:1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欧洲时报评论员 浏览次数: 评论:0

【欧洲时报】在一个恐怖主义肆虐、文明冲突加深、经济难题四伏、贫富差距加大、难民危机无解、社会矛盾激化、身份认同困惑的欧洲,什么样的领导人能够连选连胜,四次“君临”?在9月24日默克尔第四次问鼎德国总理之前,应该是一个谁都无法回答的问题。接下来的问题当然是:默克尔是怎么做到的?

当镜头对准默克尔其“人”时,只能得出她为政勤勉、清廉、亲民、冷静,但这些品质尽管可贵,相信不是惟她独有。但事实是,同样作为“欧洲发动机”另一翼的法国,却在默克尔任内三次改朝换代,传达出谁执政谁会被人民唾弃的信息。但德国媒体总结说:“选战是所有政党都花钱打的,但最后赢的总是默克尔。”默克尔现象,究竟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所有观察家均看到,德国经济的一枝独秀,是玉成默克尔四连任的基础,这千真万确。但这直接得益于她非凡的、总是能找到现实与理想平衡点的一以贯之的领导力,正是这种力量征服德国大部分民众愿意跟她走16年。

默克尔2005年上任,两年后就是国际金融危机,接踵而来的是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但当时举目欧洲各国领导人,各扫门前雪、或乱了阵脚的居多,似乎只有默克尔保持了务实但不失原则、面对现实但捍卫理想的风度。这种风度,使她令德国经济良性增长,财政变赤字为盈余(2016年,德国财政盈余237亿欧元),德国实现满就业(失业率从11.7%降至5.9%,而法国仍然高达10%)。这些好数字,都是柏林墙倒塌以来从未有过的。

从德国经济奇迹角度说,好话似乎还有很多,连其反对者也不得不对默克尔心悦诚服。不妨从几个她执政时期“广遭诟病”的事件观察,才能更深刻理解默克尔现象。

在欧债危机之始,希腊债务成了欧盟最大的痛。当时,默克尔“希腊必须以紧缩与改革换援助”的态度,几近决绝,默克尔向世界展示的是一副“讲理”、“无情”的现实主义,成为众矢之的。但从今天希腊以及葡萄牙、西班牙等类似得以从危机中走出的“欧债”问题国家的现状观察,默克尔的坚定,既传达了不能“寅吃卯粮”、不改革没有出路的强烈信号,也避免了以“免单”等方式“救希腊”造成的“效颦”效应,这是她铁娘子极为“现实”的一面。但“铁娘子”也有务实、及时转向的政治智慧,当她意识到一味紧缩将彻底摧毁希腊经济时,便同意法国给希腊减债的建议,使希腊终于开始走上脱困之路。

再则,法国一直在欧盟稳定公约规定的各国财政赤字不得超过3%的问题上与德国讨价还价,默克尔在这个问题上从未松过口,而是强调法国必须进行“削减公共开支”的改革,使法国的“寅吃卯粮”惯性无处藏身。这是她“有原则”的表现。

第三,在处理劳资矛盾、缩短工时、最低工资制等等体现社会进步的理想领域,默克尔似乎也有与其邻国法国不同的时间表。她执政期间,一直因迟迟没有实施最低工资制而遭到诟病,这在2015年得以实现。这不但比法国晚几十年,比很多其他欧洲国家也相形见绌。是包括默克尔在内的一代一代的德国领导人都不关心低薪就业者的死活吗?显然不是。那么就是德国对此有一个全盘的“做蛋糕”与“分蛋糕”时间表,默克尔也有一个自己的时间表。今天看来,似乎法国30年债台高筑带来的高福利与高失业,没有德国的满就业与财政盈余来得“踏实”。也许是出于同一原因,德国迄今没有实行35小时工作制。但一个巨大的问号是:一个“心狠”的总让人民“吃药”的她,为什么比任何法国善于“派糖”的总统都“长寿”呢?答案只有一个,还是先把蛋糕做大的她更受民众的拥戴。寅吃卯粮难以为继,欧洲领导人需要向她学习的地方,恐怕不是一鳞半爪。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难民问题。两年前,难民危机席卷欧洲。此时此刻,“现实”的默克尔,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的语录里,首先是对战争受害者的同情与德国的责任,而不是德国的困难。她迥异于“建墙”、推诿的多国领导人的消极抵抗政策,展开双臂开门迎客。几个月内,上百万难民进入德国,给德国社会带来接待、安全等多方面问题。在全社会的巨大压力下,默克尔的“台词”并没有多大改变,展示出一个具有同情心与人道主义理想的领导人的形象。当时“德国妇女被难民性侵”充斥媒体之际,很多分析者断定,默克尔政治生涯就此完结。但在如此危机的重压下,默克尔依然是默克尔。从现实应对方面,她主导了欧盟与土耳其达成难民协议,使进入德国的难民数量大幅减少,同时创造条件,安排难民进入德国就业市场。如果仅仅从现实角度衡量,默克尔当初的“理想”确实有点过头了。所以这一点,仍然是其政治对手、尤其是极右的对手攻击她的“把柄”,即使是今天投票给她的民众,或许也没有完全原谅她的“理想化”,但总觉得“还是她好”。

也许这就是默克尔“伟大”之处——以不牺牲理想的方式治理现实难题。谁不知道匈牙利的欧尔班“建墙”是为了匈牙利人民好呢,但他很现实,并不伟大。

默克尔的四连任,将在改革、发展、应对危机等等领域,给未来欧洲留下正面的文化遗产。她的成功,理应使居庙堂之高的执政者们看到,即使在治理乱世,也可能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找到平衡点。

(编辑:原野)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