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论坛】中国梦如何对接非洲梦?——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前瞻

发布时间: 2018-09-03 04:10:56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宋卿 浏览次数: 评论:0

当地时间8月31日晚,天安门前的灯柱上中国和非洲多国国旗迎风飘扬。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将于2018年9月3日至4日在北京举行。(图片来源:中新社)

2018年是中非合作的大年。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迎来了中非合作的“成人礼”,其主题名为“合作共赢 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势必将中非关系推向新高度。

一、中非合作论坛回顾

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开始于上世纪50年代,历经半个世纪的国际风云变幻,始终稳固推进,历久弥坚,但当时双方友好关系主要体现在政治友谊和互信。冷战结束以来,由于西方国家在非洲大陆强势推广西方普世价值,许多非洲国家不得不作出政治选择,导致非洲大陆一度陷入内乱无法自拔。经过一段时间调整过后,非洲国家政治逐渐稳定,为经济发展创造条件,但由于多年战乱,基础设施成为非洲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亟需外力助推。

当时,非洲被西方称为“绝望的大陆”。进入新世纪后,尽管面对西方舆论压力,但面对经济全球化和政治多极化带来的挑战以及国际相互依存关系不断加深的趋势,为进一步加强中国与非洲国家在新形势下的友好合作,中国和非洲在北京召开中非合作论坛——北京2000年部长级会议,建立中非合作论坛机制,旨在共同应对经济全球化挑战,谋求共同发展,对非洲国家而言可谓适逢其时。中非合作是南南合作范畴内的集体对话机制,促进中非双方平等互利、平等磋商、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加强友谊、促进合作。

二、中非命运共同体现状

中非命运共同体体现在中非同为发展中国家,只是处于不同阶段而已。作为一个比较发达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同落后的非洲国家之间存在互补性强、包容性高的特点。中国对非合作旨在谋求合作共赢,互相交融,而非中国一家独大。

政治上,高层互访马不停蹄。喀麦隆总统比亚继三月对华进行国事访问之后再次来华,体现高度政治互信。该政治互信通过论坛机制形成长远规划和战略指引,客观上为非洲国家政局稳定添砖加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近年来中国赴非游客呈指数般增长便是明证。

经济上,局部发展以点带面。诚然,非洲处于世界经济的边缘,54个非洲国家只占全球产能的1.5%,撒哈拉以南40多个国家(除南非以外)仅占1%,反观中国产能占据全球的四分之一。不过,非洲拥有自然禀赋、人口红利、巨大市场,中国便从局部拓展,小范围、小气候地发展了 20几个工业加工区,将中国产能转移非洲。

文化上,非洲元素丰富生活。虽然非洲文字不甚发达,但从艺术到音乐,非洲元素时刻点缀中国人民的业余生活,比如城市街舞就来源于非洲传统民族舞蹈。

安全上,国际舞台频繁发声。中国一直以来在联合国安理会就索马里海盗、非洲萨赫勒地区等安全问题为非洲国家发声。此次北京峰会邀请到联合国秘书长以及27个地区和国际组织代表参与便可见一斑。

认同上,中国品牌深入人心。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其商品市场70%的日用品、轻工业品皆由中国制造;电信通讯领域,中国承包商占据非洲承包商50%以上,机场车站出来映入眼帘的皆为华为、四达时代等;刚果布的转换插头从多年前的欧标变成如今的中国标准;内罗毕菜场的非洲商贩都将中文语言作为工作语言以及讨价还价的前提条件。

中非命运共同体理念以及实践确实赢得了非洲国家领袖的肯定。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表示,“中非两国在共同助力全球化”。无独有偶,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也表示,“中非合作论坛是一项伟大的计划”。

三、中非合作未来方向

今后,中国对非合作将从“授人以鱼”的初级阶段向“授人以渔”的高级阶段过渡。通过经验分享,不断发掘非洲发展潜力,助力内生驱动发展。

第一,经济结构亟需调整。非洲经济目前处于经济转型阶段。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不少非洲国家并未摆脱只靠出口一种或若干种农产品为主的经济结构。上世纪90年代以来非洲受到西方金融机构的资助改革但收效甚微,非洲工业产值占GDP比重甚至从25%降到11%,所以非洲国家也在探索如何有效利用外援来实现经济的内生驱动。中国的优质产能,比如以出口为导向的纺织业、以鞋类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完全可以转移到非洲。

第二,发展理念亟需更新。农业发展和工业发展都需要发展文化,而这正是非洲所缺少的。笔者在肯尼亚调研时发现,当地玉米田中的三五棵玉米苗都聚拢在一个坑里,当地人没有株距、行距的概念,这说明当地没有农耕文化。而马路对面联合国援助的农业项目采取的是中规中矩的种植农业。因此,中国应将几十年来农业、工业的现代化发展经验移植到非洲,使非洲工农业不再满足于传统性,最终形成高低搭配、不同层级的产品以适应非洲各类市场的需求。

第三,青年妇女亟需培训。非洲国家人口增长速度普遍很快,相应的城市化进程、就业困难等问题可能诱发社会安全问题。笔者在喀麦隆和乍得时了解到,当地的青年和妇女失业率高企,无所事事。因此,应重点围绕青年、妇女开展技能培训,在大型合作项目中更多利用当地员工、加大技术转移力度,并进一步完善对非人力资源培训体系,比如出台提出更加具体、可行的国别或地区性职业技术学校建设规划。

第四,治国理政亟需交流。当前非洲形势存在一对悖论:有的国家政局变动但政策连续性仍较强,有的国家政局稳定但政府经常变更、政策经常变化。这两种现象都影响着非洲国家的治国理政能力,不利于非洲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应借2018年北京峰会升级现有的治国理政经验交流机制,使其从理念交流拓展到实践交流、机制建设等方面,特别是中低层政府官员、社区治理人员等的培训机制等。

当然,我们不应把中国认为是非洲国家的“救世主”。恰恰相反,非洲也有许多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比如在东非地区诸如肯尼亚、坦桑尼亚,当地居民对环境保护以及对大自然的敬畏值得我们学习。这一点尤其可以指导中国基建类企业在非造路造桥、开山劈林过程中将环境保护上升为优先项,从而实现中企在非洲投资的可持续发展。

在西方反全球化、保护主义甚嚣尘上的背景下,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召开表明了中非愿意共同举起全球化的旗帜,共同怀抱中国梦和非洲梦。中国梦是在21世纪中叶前实现我国现代化第三步发展战略目标,非洲梦是在“2063愿景”基础之上实现非洲大陆独立自主的发展。如何将中国梦对接非洲梦,如何勾画出中国梦和非洲梦之间的最大同心圆?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宋卿)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刘望山)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