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华人论坛】欧盟与土耳其冲突及“北约脑死亡”

发布时间: 2020-09-04 04:03:01   来源:欧洲时报 作者:孙海潮 浏览次数: 评论:0

8月下旬以来,以土耳其为一方,欧盟国家希腊塞浦路斯法国意大利为另一方,相继在地中海举行针对性军事演习。起因是土耳其宣布在东地中海争议水域进行天然气勘探,塞浦路斯和希腊提出抗议并要求欧盟干预,双方互不相让并进行军演。法意作为“事件相关方”和为显示与希塞团结而参与军演,美国在地中海游弋的军舰先是与希腊海军举行联演,后又与土海军联演,表面上没有倾向性内心却向着土耳其。虽然土耳其与塞浦路斯和希腊陆海争端已延续了数十年之久,1996年土希因爱琴海两个无人岛主权之争险些爆发战争,但同为北约成员的国家在地中海举行对抗性军演,土耳其的F-16战机起飞拦截希腊的F-16战机,都是美式装备,法意两个西欧大国参与,双方都是满腔怒火,却是有史以来的首次。土总统埃尔多安发出警告,希腊的任何错误都可能使之成为“废墟”。

美国地理委员会2010年报告指出,东地中海盆地的天然气储藏量达57650亿立方米。2019年11月,土与联合国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海上分界线协议,把这一地区划归土专属经济区,同时宣布塞浦路斯土族占领区的海域也属于土专属经济区。希塞和以色列在东地中海铺设的天然气管道因之受到影响。2020年8月,希腊与埃及签署类似协议,共同开发专属经济区的油气资源,按比例分成。欧盟舆论认为,土近年来自恃力量上升而不断向邻国示强,希图造成即成事实迫使国际社会接受。希腊和塞浦路斯是在土挑衅下做出反应的,土是东地中海局势紧张的根源,法国参与军演则是法土近年来争执的组成部分。

法国防长帕利女士在宣布法国参加联演时向土提出警告:东地中海是共同财富,不应成为“展示民族主义雄心的地域”,遵守国际法和海洋法不能有例外。土指责法国参加联演是火上浇油,“不可能得到任何东西”。德国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默克尔总理不好公开表态,只要求双方通过对话解决争端。德国外长马斯说:“任何小火星都将导致灾难”。

欧盟8月27-28日外长会议就东地中海局势表态,要求土停止在争议水域“非法勘探”,不允许土船只进入欧盟国家港口获取补给和装备,甚至提出没收土油气勘探船只。若土不为局势降温就将实施制裁,可能会把土有关官员列入黑名单。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博雷利希望创造对话的机会,使局势降温,同时认为土的行为已造成较大伤害,欧盟“坚持对话和显示集体力量”双管齐下, “决心保护自身利益,与希塞团结”。土外交部发言人称“欧盟威胁制裁无助于解决问题”,“欧盟外交负责人的讲话改变不了土立场”。土宣布于8月29日-9月11日在塞西北部海域进行射击和军事演习。

8月29日,土耳其副总统福阿德·奥克塔伊威胁“占领”希腊的爱琴海岛屿,希腊迅即做出反应,向距离土海岸不足2公里的爱琴海迈伊斯蒂岛派驻部队,“回应土耳其的武力威胁”,土方当即对这一“挑衅”行为提出抗议,要求该岛继续“非军事化”。土希军事对抗升级,地中海局势骤紧,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8月2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新冠疫情后首次出访,应马克龙之邀到访法国总统度假地布雷冈松堡, 就欧盟对土政策协调立场。默克尔作为欧盟轮值主席,表面中立而内心与法国一致。马克龙称土仍是欧盟的伙伴,但土耳其“近年的战略已不像一个北约盟国”,“必须重建对话和信任机制”,“法国没有在东地中海部署舰队,土部署舰队即是挑衅”。欧盟定于9月24-25日举行峰会,届时若土仍未停止“非法活动”,将追加制裁。土称将誓死捍卫自身利益。

马克龙在希土冲突中的反土立场并非偶然,属于法国对土中东政策持全面批评态度的一部分。法国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近年来的一系列政策举措强烈不满。埃尔多安通过宪法改革成为全权总统,先是为讨好美国和以色列击落俄战机,后又为向欧美讨价还价与俄和好,并不顾美强烈反对购买俄S-400反导系统,又与俄疏远向美靠拢,利用难民问题向欧盟施压争取更多援助,出兵叙利亚开辟安全区,向库尔德族武装发起强势进攻,与“伊斯兰国”暗通款曲收购石油,都使法国和欧盟舆论极感不悦,马克龙总统则明确提出批评。

美国特朗普政府为拉住土耳其,对土在叙行为虽然时而有所批评,但大多装聋作哑。马克龙指出,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是中东反恐同盟军,土耳其攻打库尔德只为一己之私而置反恐事业于不顾,难以容忍。马克龙在201911月7日在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语出惊人,提出有关“北约脑死亡”的论断,即由土耳其在中东的单方面军事行动,以及美国不与盟国协调的单边军事行为及后果引申而来,与他在使节会议上有关西方霸权终结的说法相互呼应,后又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和美国政府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提出不同意见,并要求马克龙收回有关言论,马克龙回称既不会收回更不会道歉,因为是对北约“必要的警钟”。

马克龙反复强调当前最大的威胁仍是国际恐怖主义,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做法则是在帮助恐怖主义。若好战的土耳其向某个国家发起军事行动遭到反击,迫使对方进行“正当防卫”,北约盟国是否需要按照“共同防御”原则帮助土耳其?美国在中东问题上的单边行动令盟国不安,既无协商更无协调,而且不顾后果,不时放出口风要从中东撤军,又用无人机暗杀伊朗高级军事领导人苏莱曼尼,在非洲反恐形势日益恶化的形势下撤离在非反恐力量,退出反导条约严重影响欧洲盟国安全。特朗普执政以来的唯一成功之处,便是为了讨好犹太群体争取选票而采取的亲以色列政策,却与包括欧洲盟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意愿背道而驰。

利比亚战场上,美国土耳其卡塔尔支持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法德俄沙特埃及支持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埃尔多安称土应利方要求派兵是为了稳定局势,欧盟反称是在为利内战火上浇油。马克龙直接批评土对利政策就是为了攫取石油利益。2020年4月,土耳其违反联合国决议向利政府军运送军火,法国军舰以执行联合国决议为名在地中海予以拦截,土护卫舰称已接到命令若法国不放行就将开火,法军舰为求安全只能避让。马克龙和埃尔多安相互指责对方“无理”和深感“愤怒”。

马克龙有关“北约脑死亡”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土希争端已扩大为欧盟与土耳其之间的争执,虽然尚不至于发生直接对抗,但肯定还会持续相当时间。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和矛盾盘根错节,“剪不断,理还乱”,还希望从欧盟得到援助,双方在互有需要的前提下都会有所节制。新冠疫情和世界乱象“双常态化”已使全球所有国家深受其害,美国作为新冠疫情“震中”和世界乱象源头,也已成为“双常态化”的最大受害者。世界向何处去?世界各国都处在同一条船上,得出的答案却不尽相同。

(本文作者为孙海潮)

(本栏目文章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报立场)

(编辑:白劼)

分享到:

热门推荐

分享到: